花谷 —— 王恒之

0
1982

周六晚学校的舞会上,我像喝醉了一样发了一晚上的疯。一开始还有些放不开,就只是随便晃两下,但身边小伙伴们的热情迅速传染给了我,于是两三个小时我就在狂欢之中跳着不知道什么舞。回家已经十二点了,我迷迷糊糊上楼回卧室,之前蹦跶来蹦跶去早就没了力气,只想赶快倒在被窝里睡个大头觉。王 - 4

我翻来覆去想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脑子里总觉得星期天有什么事,却糊涂得怎么也想不起来。等我终于安稳地卧在床上,把手表放在一边准备着入眠的时候,才一下想到第一位住家老早就邀请我去的游行就是这周日。我微微抬了抬眼皮,楼梯角台灯的几束光钻进了我的眼。我还不知道具体时间是什么,也不知道我该怎么过去,不过我不自觉地就闭上了眼,一头栽进枕头里睡着了。王 - 2

周日起来已经快九点了。我火急火燎地确认了时间,搞明白谁来送谁来接,然后就心不在焉地在餐厅做作业了。过去的一整个月我都在期盼着这个游行,倒不是因为它有一个漂亮的名字——花谷,也不因为我对花车有多么大兴趣,我只是想再去看看我的第一位住家。手机上倒数日的软件从40几天,到15天,10天,5天,周日终于变成了一个大大的“0”。我曾预想早上起床自己会无比兴奋,但慢吞吞吃完早饭,我突然有了一点小小的紧张,见到他们之前没有由头的紧张,就好像一月一号下飞机时候的紧张。

三小时之后我就又回到了那座熟悉的小楼,又见到了那些熟悉的面孔。一个一个拥抱之后,我拿了点吃的坐在院子里聊天,等着游行的开始。聊到欢笑处我必须得紧闭着嘴巴才能不把饭喷出来。头顶的大树早就已经生出苍翠的枝蔓,把阳光剪得零零碎碎撒在地上,枝头栖着几只灰黑的鸟。游行很快就开始了,奇装异服,敲锣打鼓,好不热闹。平时不怎么见人的街道被大家自带的折叠椅占领,密密麻麻挤在人行道上,好像泼盆水那水泥地都不会湿。尖叫伴着一辆辆花车此起彼伏,尤其当游行“皇后”候选人出现,朝着柏油路两边观众挥手的时候,欢呼涌满了整条街。我坐在椅子上,惊喜于游行队伍里熟悉的面孔,跳起来努力地挥手,直到他们终于看到我,回我一个久违的笑。王 - 1

主办方终于宣布了游行“皇后”的人选。太阳已经收敛,天上似乎还堆了点乌云。我跟着第一位住家回到了院子里,之前挤挤攘攘的门厅稀落了许多。其他人都在聊天,我背对着大街坐在一把有靠垫的扶手椅里,仰着头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发出绿叶的大树。奇异形状的叶子染上了精巧的渐变,重重叠叠,护着那座我爱的小楼。我背后就只剩下了小小一潭喷泉哗啦啦的水声。我回头看看大街,早就一把椅子都没了,竟然也找不到人了,就连理发店都半掩着玻璃门,闭门谢客了。几个小时前欢呼声里的花谷,现在正寂寥的等着黄昏的迫近,没入黑夜。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