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新生社会公益

0
2280

说起来心里还有些内疚,我上一次做社会公益活动已经是十二月份的事情了。去年做的公益,也大多局限于对于低年级学生的辅导。这周四,一次与学长简短的对话机给了我对于公益活动全新的思路与机遇。

那天周三下午,我坐在图书馆电脑前。这时,高三的,曾经一起参加retreat的学长David D.坐到了我的身边。他的身上贴着一次性的白色铭牌。我有些好奇地问他,David便开始略带激动得和我讲起了他参加的九年级新生社会公益项目。

虽然这个项目是面向九年级的新学生的,常常会有十一二年级的高年级学生加入。项目的内容很直接:每周三、周四,在学校的教工食堂里,孩子们为寄宿在社会机构中暂时身无居所的人们准备食物,再驱车,亲身来到他们的暂住机构,为他们服务晚餐。项目中的食材都来自于每年十二月份的food drive,也就是全校的罐头、调味料、面食等的捐赠。

在与项目管理者Ms. Beugg 简短交谈之后,我决定参加这个项目。下午三点,我们一行人来到食堂,很快开始划分小组,分配任务,打理食材。洗切蔬菜,烘烤肉料,制作甜品,清洗罐头,打水打包,一切都进行得有条不紊,大家也都忙忙碌碌,一刻没有闲着。

在我们准备出发送晚餐前,Mr. Corley 拿起一个装甜品的锡箔纸盒,将其翻转到背面。他面朝着我们,缓缓地读出了纸盒背面的一行英文小字:“Always hold the bottom。”“一直用手托着纸盒的底部,”他说,“我们所做的也是托住社会的底部,举起那些此刻更加不幸的人们。”

我们一路颠簸地驱车来到目的地。这原本是一个公立小学,后来被改造成了社会服务站。屋子很亮堂,很干净,我们也便在在人们的目光下仔细摆放好食物。晚餐是墨西哥卷,也就是说,每个用餐者可以选择卷中不同的食料,这也意味着我们需要与他们进行高效而友善的交流: 动作要快速而准确,态度也绝不能显得居高临下。在短暂的介绍与祷告后,晚餐开始了。

事情都算顺利,尽管负责蔬菜的我,面对着数量最多的食材,常常忙不过来。在大约二三十分钟的服务后,我们开始了短暂的休息,也品尝起自己准备的晚餐。我们六个人,很快分散开来,与站中的人们分坐在几张桌上。他们都很和蔼而安静,每过一会儿就会不禁地表达感激,或者称赞食物的可口。

我试着与同桌的年轻人交流。其中一个瘦高的男子叫Chris,一件灰色衬衫外披着米黄色的风衣,头发精致地用发胶打理过。他和我谈起他的大学生活,说到家中的突变,和自己从童年起就开始的对医学的追求。他说他下个月就三十五岁了,也正准备回到学校继续学医。我静静地听着。最后他站起身来,又说了一声谢谢,又不由得赞叹了那份苹果派,然后转身走了。

我们一路颠簸地回学校。路上,我一个人在后座,望着窗外,感叹着人与人的相似,突如其来的变故与从此分岔的人生道路。但在略惆怅的同时,我也欣喜于这五个小时的经历:对于我们这群孩子做出一点帮助,站中的人们所表现出的快乐,满足与感恩填满了我的心。

李逸章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