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亚裔应更积极声张权益
As an Asian American I am invisible in this country

0
2250
David Yi, Very Good Light‘s editor writes a heartfelt essay on what it means to be Asian American. (Photo by Sarah Springer)

美国网站Nextshark15日刊登了男性时尚网站Very Good Light华裔作者 大卫•易(David Yi,音译)的文章 As an Asian American I am invisible in this country, 谈及亚裔在美国社会遇到的问题。全文编译如下:

我们来到这个国家是为了追寻美国梦。

我们的父母来到这里以为寻找到了一座代表未来的金山。他们将曾经拥有的一切都放下,比如自己的母语、孩提时代的技艺、亲朋好友等等,只是为了来这里追求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那还是上世纪80年代早期。那会儿移民美国的亚裔既年轻,又骄傲,怀揣着100美元左右的积蓄,挽起自己的袖子,准备在这里大干一场。

在这个新的陌生的国度,到处都是形象跟他们大为不同的人种,他们不得不跟过去的自己说再见。因为语言的隔阂,在这里他们的姓氏被人们念出了完全不同的发音,而原本属于他们自己独具个性的乡音渐渐也消失不见。如果你以前姓“金”、“朴”、“李”,那么对美国本地人来说可能还好说一点。不过对我们的父辈们来说,可能更常见的称呼是“chink”(对华裔的蔑称)、“gook”(对韩日菲等国移民的蔑称)、“中国佬”,或者“滚回你的国家去吧”这样的言语。

对于这样不友善的言语,我们的父母们并没有回击,而是找到了一种最快通往成功的道路,那就是模仿和迎合白人。也因此,那些中餐馆变得更适合白人的口味。就好像左宗棠鸡,实际上是南部炸鸡和一种非典型东方调味料的混合体,根本不是纯正的中餐。

很快,我们就变成了所谓的“模范少数族裔”,这种说法就好像是白人从白色天堂里赐予我们的礼物。他们让我们相信,我们不会跟非裔、西语裔或者穆斯林一样遇到那么多障碍。他们会站在我们身后,只要我们能做好自己的工作。

我们不知道的是,他们是如何在我们之中制造矛盾的。“那些亚洲神童”是他们挂在嘴边的说法。白人会在我们的耳边传递的价值观表示,只要我们继续保持低调、努力工作、少说多做就终会成功。“不要跟其他有色人种一样。你们要跟他们保持距离,他们不是你们的朋友。”他们这么说。然后就爆发了1992年的洛杉矶大暴动。

这么多年来,我们越来越努力工作。我们盲目地相信白人是真的在乎我们。他们会考虑我们的利益。他们用一种开放的态度在欢迎我们来到这个国家,让我们相信我们应该继续努力回报他们的好意。

终于,这些谎言都被戳穿,我们开始意识到他们的那些承诺都只是过眼云烟。为了公民身份,我们几乎放弃了自己的尊严。我们的文化被稀释,我们的语言被抛弃,我们的历史被抹去。我们在这里就像是隐形的一样。

但是在我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到了2016年,对我来说,这种感觉格外明显。就像我的同胞一样,我没有表达的渠道,没有立足的基础,没有政治上的依靠,没有文化上的偶像,在美国的历史上也没有地位。我们曾为此付出太多的努力,却始终没有融入进来。

当川普让一名出生在美国的韩裔大学生滚回自己的国家的时候,几乎没有人为此表达愤怒。几乎每天都发生的针对全美国华裔快递员的仇恨犯罪的时候,没有引起太大的讨论。当我们的角色在好莱坞被“洗白”的时候,虽然引起了一些讨论,但是状况依然没有改变。可以看出来,亚裔的存在感依然稀薄得可怜。

我们亚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应该觉醒过来。我们必须更加大声,甚至是激烈地表达自己,挥舞我们的双手,抓住任何机会争取自己的权益,让他们投来更多关注的目光。我们还应该和非裔、穆斯林以及非异性恋等等同样的弱势群体团结起来,一起声张彼此应有的权益。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找回自己的尊严。

2016-11-16 00:07 来源: 侨报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