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合唱团

0
3083

这个学期,我比较独特的一门科目是音乐会合唱团。

顾名思义,参加这门课便意味着参加每年两次的音乐会。

在我加入之前,也许是受一些已经毕业的学长所影响,我印象中的合唱团很具有传统特色和SLUH精神意义,是一个挺遥远也有些神圣感的的集体。对于很多已经SLUH高三的学长们来说,合唱团陪伴了他们整整三年。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信仰的作用。

其实,参加合唱团并非我的本意,只是在第二学期开学初调整科目时,这门课的时间正巧凑得上,便和体育课一起成了我新学期的新科目。说真的,想到合唱队,我一开始还真有些紧张: 说起曾经合唱的经历,那已经是小学时候的事情了,如今的我,五线谱都识不准,乐理知识基本为零;再说,中途插进合唱团,我与其他成员的磨合与交流也是一种挑战。

在简单的测试之后,我被音乐老师Miss. Akin分到了Tenor II。

第一天上课的我是非常郁闷的。从热身开始到每一首歌的学习,在合唱队中最重要的便是参与:一种专注与投入。然而,第一天的我,在大家热身的时候却纠结得不知所措,既不敢张嘴发声,也不好意思冷冷地看着别人。我就这样,脸热热地愣在那里,嘴半张着却又迟钝地发不出音来。更令我失望的是,合唱中的复杂乐理,如今以英文的形式横在我面前,给我的参与与反馈造成了很大困难。

说句实话,第一天课结束,我甚是失落。略踌躇地走到Miss. Akin身前,我很是坦诚地说明了自己的困境,Miss Akin也很是热情地欢迎我随时找她答疑。

第二天上课,我内心的紧张几乎没有丝毫缓解,但我成功地逼迫着自己张口发声了。当我第一次清楚地在整齐的Tenor声部中听见我颤颤的毫不坚定的声音时,我略释然地换了口气,身边的孩子仍笃定地唱着歌。我闭上眼睛,努力地感受去声带的震颤。

2融入一个合唱队,就像是化冰的过程一样,很慢但让人感觉每一天都有小小的收获。我慢慢地开始能完全理解Miss. Akin的乐理讲解,开始能跟得上识谱记曲的进度,也开始与其他合唱队成员交流,互相帮着熟悉歌词与旋律。从《Bonse Aba》到《All You Need Is Love》,再到《Weep No More》与《Prayer of the Children》,我努力地听,努力地呼吸,努力地为团队的声音贡献一点力量。

经过近两个月的合唱训练与发声理解后,我浅浅地摸索到,对我来说Tenor II属于一个挺尴尬的位置,音调较高却又不是一直很高,假声与真声的快速切换弄得我这个蠢蠢的新手不知所措。也正因为如此,我在Tenor II中的声音没有Base的沉稳与压迫感,也没有Tenor I的轻盈与愉悦。总之,尴尬,声音时大时小。

我不知道,这五个月的合唱队经历最终能带给我什么,不知道十天后,我将参加的第一场的音乐会,会是怎样。但我的确能很清楚地感受到,在周三周五午饭后清空大脑,用音腔联结彼此的那种快乐。也许这就是合唱队的精神意义吧。

(圣路易斯大学高中 李逸章)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