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time never seemed so good
——记Sophomore dance   吴楷文

0
1940

 

(题目摘自《Sweet Caroline》)

(先谢谢每一个带给我good time的人。尤其感谢我的舞伴Sean.)

人生第二次舞会,少了些新奇,多了些惊喜。

【Date】

找舞伴的过程充满戏剧性。我踌躇了好几天究竟要不要主动问男生去舞会;毕竟传统都是男生邀请女生。最后还是勇气占了上风。战战兢兢地问了几个男生愿不愿意去舞会,自己都感觉是对“女权主义”的一种错误发扬。但结果比我想象的还要好:Sean不仅答应带我去舞会,还答应带我去一个pre-party。

【Pre-party】

Pre-party简直就是我想象中的完美下午茶。带着阳光的餐厅,精心打扮的男生女生,遍布鲜花的阳台,还有各种打闹和玩笑。悬挂在天花板上的氦气球变成了玩具:只要吸上几口氦气,说话的声音就会变成像海绵宝宝一样奶声奶气。我第一次听说氦气还有这种玩法,但同伴们显然驾轻就熟。一时间房间里充斥着卡通人物的声音,我竟然有了一种身处动画片中的错觉。

给Sean戴胸花也特别有意思。我从来没给别人戴过胸花,于是一手拿花,一手拿针,大叫一声,“Sean我要拿这个针来捅你了!”还没等我真的戳进去,Sean已经开始十分配合地叫疼了。大家都笑他“overreact”,但只有我知道他这么反应其实也没什么错,因为我确实差点戳到他。

Pre-party的最后就是各种自拍和合照。阳台上阳光正好,还有同样阳光的男生女生们。真希望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我最喜欢的照片就是跟男生们的合影了,因为有一种当了“小公主”的感觉,哈哈。

吴-1【Ride to school】

人们都说teenage driving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几对舞伴分别开了不同的车,于是各种赛车比赛就开始了。我们的运气相当不好。刚要追上对手的时候总是被红灯或是前方一辆慢吞吞开着的车所阻碍。任凭我们如何大叫,对手总是呼啸而去,驾驶窗外伸出一个V字手势。

终于,高速上车流不是很多。Sean把着方向盘问,“附近有警察吗?”

“没有。”

”好。马上我们要开到100迈。”

还没等我在脑海里换算100迈究竟是多少千米每小时(大概是160左右吧),Sean就把车窗全部打开,说唱音乐的音量调到最大。我的头发忽的一下被风吹成了鸟窝。我估计旁边的驾驶员们都会给我们鄙视的目光,但不得不说,这样的兜风真的是太爽了。

快到SLUH的时候,传统是要放Oakland Ave. 我们一路高唱着“Yeah,SLUH”,冲进了校门

【圈子中间】

总有人问我当男校中的唯一女生是什么感觉。我现在终于有了一个合适的回答。就是男生们都会喊你去跳舞。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围成一个圈,都略带拘谨。几个好动的男生跑到圈子中间跳了几下,围观群众们都在大叫。我也跟着大叫。

DJ突然发问。女生们呢?怎么不到中间去跳?

然后就是一阵震耳欲聋的“Bella! Go Bella!”

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就这样冲了进去。我知道的芭蕾动作完全没用。于是我一边大叫一边挥着拳头一边跳一边转圈。特别HIGH也特别傻。

所有人捧场地大喊我的名字。我瞬间当了一回摇滚明星。

第二次被男生们喊到圈子中间的时候,我算是有了准备。我跳到中间,然后下了个叉。男生们沸腾了。我有些得意,十多年的舞蹈经验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当我回到围观的圈中时,Tom问我,Bella你是摔跤了吗?小心一点啊!

我算是带点自嘲地说,好好,我会注意的。

然后Tom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第三次我再无心炫舞蹈的技能。我跑到中间的时候,男生们纷纷向我伸出了手。我就一个一个拍过去,然后还和女生们击掌。我刚准备跑出去的时候,Sean突然冲进来,朝围观群众们大喊。

“THIS IS MY DATE!”

所有人又沸腾了。还有各种不知名的纸状物(大概是纸币)被抛向空中。

上一次舞会,我在圈子外面。这一次舞会,我在圈子中间。这样的差距,还是要感谢Sophomore男生女生们。

【华尔兹】

我其实挺怕慢歌的。慢歌就意味着我要跳蹩脚的交谊舞了。倒不是我害怕跳交谊舞,但总是觉得跟男生这么跳很奇怪。

但是慢歌还是到来了。出乎我意料,居然有男生主动请我跳华尔兹。男生们基本都比我高一个头还多,我不得不将手臂举到与眼睛平齐,甚至更高。尽管这样,内心的公主梦还是得到了小小的满足。

就像我第一次舞会所体会的那样,跳舞能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近。最明显的就是拥抱了。Britney、Kathleen和Annie——我舞会上新认识的女生,总是在跳完舞之后给我大大的熊抱。男生们也是这样。Austin尽管拄着拐杖还是给了我一个拥抱。这种温暖,不需要语言。

【尾声】

晚上十点多,我们出学校门的时候,Sean很绅士地问我冷不冷,要不要披他的外套。我一点也不冷,但不知是虚荣心还是公主病作祟,还是披上了可以当大衣穿的外套。

临走之前,Brian冲着我的车窗大喊,“Did you have a good time Bella?”

我脑子一热,居然开始唱歌:“Good time never seemed so good!”

Sean接了下去:“So good, so good, so good!”

晚风中一阵大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