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LA华人博士被歧视案 华人博士17年梦想成空

0
695

审理陈建宇博士遭歧视案的洛杉矶县高级法院。

1日,华人陈建宇博士(Daniel Chen)状告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校务委员会及其前任项目导师涉嫌种族歧视案在洛杉矶县高级法院(Stanley Mosk Courthouse)进入陪审团审理程序第5天。UCLA代表律师指出陈建宇博士离开学校后收入更高,但陈建宇博士认为梦想不能用仅仅用金钱衡量。

周四,陈建宇博士告UCLA及其导师涉嫌种族歧视案在洛县高级法院14号法庭继续审理,当日讨论围绕UCLA终止陈建宇博士完成课程资格后,给他带来的损失。

首先出庭作证的是来自经济研究结构(Econ One Research)的马拉博士(Charles Mahla)。他根据UC学校系统的数据进行统计,通过图表对比陈建宇博士顺利完成课程和没完成课程后在UC学校系统工作到退休状况,计算出陈建宇博士将少了120万至190万元左右的收入。

不过,UCLA的代表律师朗科(Stephen Ronk)认为这些数据说明不了问题,一方面数据都是建立在陈建宇博士进入UC学校系统工作的这个未知前提下,另一方面陈建宇博士在2015年被UCLA终止完成课程资格后,在2016年找到一份工作,年薪收入超过16万元。朗科律师认为,陈建宇博士若是2016年继续在UCLA完成课程,薪水也仅仅只有4.9万元左右,就算正式得到教授资格,收入也远远达不到16万元,因此陈建宇博士根本没有因为UCLA终止他的课程而受到损失。

陈建宇博士当日也上庭,他坐在证人席上回答了朗科律师的这个质问。陈建宇博士表示,在细胞遗传学方面有所成就并有朝一日成为一个教育者是他一直一来的梦想。为此,他从1998年就开始设立好职业目标并付出努力,而付出努力的并不止是他一人,还有他的家人。由于作为一个学生几乎是没有收入的,所以一切开销都是靠他的妻子做全职工作和学校贷款来应付。

当选择了临床细胞遗传学进行深造后,陈建宇博士满心的期望就是完成最后两年的课程并取得专业资格证。他曾在UCLA于2015年6月终止自己的课程资格后,立即找寻其他学院机构完成最后一年的学习以参加考试。然而,2年课程被中断的情况极其少见,没有任何学校愿意让陈建宇博士转学分继续读,也就是说陈建宇博士努力了17年的梦想已经断送。

 

 

侨报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