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见的地方检察官与华裔社区替罪羊

0
1594
2月11日梁彼得听到裁决宣布之后,当庭掩面痛哭。 美联社

《纽约邮报》网站21日刊登自由撰稿人、纽约曼哈顿唐人街居民Shirley Ng的文章称:美国司法体系一直以来都令在美亚裔感到十分失望。

文章表示,我们至今仍记得27岁的华裔文森•金在1982年被残忍杀害的事件,当时在底特律郊区的两名暴徒将文森误认为日本人,并因此认为其应对汽车城的衰败负责进而将他无情杀害。而这两名暴徒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刑罚。

不仅如此,在曼哈顿唐人街长大的华裔美国士兵丹尼•陈由于不堪上司的侮辱与鞭打最终选择了开枪自尽,而施暴者却几乎毫发无损。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如今,华人社区再次成为了美国司法体系的牺牲品,这便是布鲁克林地方检察官肯恩•汤普森(Ken Thompson)及法院对纽约华人警官梁彼得所做出的不公判决。

毫无疑问,纽约华人社区对于这起司法误判无比愤怒,并前所未有地团结在了一起。

基于任何一条对于法律的合理解释或是法律常识,人们便可知道对于梁警官二级过失杀人罪的判罚都是错误,并应当被驳回的。这仅仅是一起悲剧性事件,完全不是一次谋杀行为,因此不应以谋杀罪判处。

当时梁彼得和一位警察新手正在纽约东部的粉红公寓执勤,在黑暗的楼梯间,梁彼得的手枪不慎走火,导致了无辜受害人阿凯•格利的死亡。梁彼得从未试图杀害这名非裔男子,他甚至从未见过他。

然而,检察官汤普森和陪审团却忽略了这个最为基本,同时也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置身纽约的华人们不禁会将这次意外的悲剧与发生在斯塔腾岛的一起警察蓄意谋杀案进行比较。当时,同为纽约警官的白人警察丹尼尔•潘塔莱奥 (Daniel Pantaleo)在光天化日之下将黑人男子埃里克•加纳(Eric Garner)锁喉杀死。临死前,加纳尖叫着:“我不能呼吸了!”

加纳的死与格利的死有着明显的区别,后者是发生在黑暗中的一起无意伤害,子弹更是由于墙面的反弹而不幸击中了受害者。

然而杀害加纳的白人警官潘塔莱奥如今行动自由,而从未将枪口瞄准任何人的梁彼得,却将在下个月开始其长达15年的监狱生活。

这是何等荒谬?为什么作为一名华裔警察新手的梁彼得要因一起偶然的不幸事件被判入狱,而蓄意杀人的白人警官甚至不会遭到起诉?

答案很简单,因为这是一个简单的政治选项问题。

文章认为,汤普森企图利用梁彼得案弥合一直以来民众对于警察虐待行为的不满情绪,梁彼得成为了所有纽约警察执法不当的替罪羊。

对于汤普森来说,这一判决让他成为了政坛赢家,这样做似乎并未影响巡逻警察慈善协会的良好声誉,因为对于梁彼得的不公判罚该协会并未提出更多的反对。

因此,汤普森达到了他的所有政治目的,而唯一的代价便是使梁彼得失去自由,同时向纽约华人社区毫不掩饰地表示:他们的不满并不重要。

不论是文森•金、丹尼•陈还是梁彼得,亚裔美国人早就被告知他们的痛苦与屈辱将不会被注册。如今在布鲁克林的法庭上,这一不成文的事实只是得到了再次确认。

2016-02-21 23:32 来源: 侨报网  【侨报网编译戎韬2月22日报道】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