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发史上“最长”橙警 移民美国躲霾?

0
1862
4日,从徐州到北京的高铁,刚进北京南站,车身非常脏。 新浪微博

连日的重霾,使“逃离”成了热词。一些在雾霾下“同呼吸共命运”的人选择外出甚至移民的方式“躲霾”,逃离并非易事,总会遭遇坚守和放弃的观念对撞。

2013年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发布后的三年,污染下降趋势明显,重污染发生的频率、程度也在降低,但频频发生的雾霾还是会让部分人选择逃离。

1
4日,河北石家庄持续雾霾天气。石家庄华兴小学誉兴校区启用气膜体育馆,同学们可以在馆内正常上体育课。据了解,气膜体育馆长50米,宽20米,设有送风口、排风口及空气过滤系统,并可按需控制馆内温湿度、空气质量、照明。图为同学们在气膜体育馆内上体育课。新华社

史上最长橙警 北京空气重污染橙警延至7日   

原计划于北京时间4日24时解除的重污染橙色预警,再次延期。4日下午,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宣布,橙色预警延续至1月7日。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综合《北京青年报》、北京《新京报》报道,经历了两次延期后,此次“橙警”将成为史上“最长”的重污染橙色预警,总时长将超过200个小时。甚至,它还“跨越”了2016、2017两年。

“橙警”为何二度延期?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表示,根据监测实况和预报分析,目前京津冀大部分地区仍处于空气重污染状态,其中4日夜间北京可能达到严重污染水平,1月5日略有改善,预计为中度污染水平,局部地区可能达到重度污染水平。而到了6日,因温度高、湿度大,污染物继续积累,预计达到5级重度污染水平。

最新调度结果显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和陕西省共有72个城市启动重污染天气黄色及以上预警,其中32个城市维持或发布红色预警,27个城市维持或发布了橙色预警,13个城市维持或发布了黄色预警。   据了解,目前,环保部10个督查组仍在京津冀及周边重点城市开展督查。

4日,北京和邻省多地因为大雾天气影响交通。北京早高峰公共交通受到严重影响,31条公交甩站绕行,地铁地面线因雾大采取降速运营的措施,大量乘客在地铁站滞留。此外,4日上午,北京大部分高速路采取封路措施,华北地区多个机场出现航班延误。

北京市气象台首席预报员张琳娜表示,6日、7日,受高空槽和冷空气的影响,京津冀一带会有弱降水,有可能出现小雪天气。“雨雪天气将破坏大气静稳状况,我们预计,最好的状况是,6日、7日大雾和霾的情况会减弱”,张琳娜表示,但是彻底结束,要到8日夜间一股强冷空气前来“终结”。

移民美国躲霾?其实想回来   

37岁的樊蓓目前在教育行业某企业负责心理咨询工作,2001年来到北京的她已在这座城市工作生活近16年。对于这座城市,她有着很复杂的情感,这种复杂的感情在她的孩子到来后日益显着。

北京《新京报》报道,“第一次感觉雾霾比较严重是三年前,那时刚刚爆出北京雾霾超标的情况。”樊蓓说,那是她当母亲的第三年。

为了应对雾霾,两年前,樊蓓为家里添了2台空气净化器。“孩子上幼儿园之后,又和其他家长集资给孩子幼儿园买了1台,我们办公室里也放了一台,最近还准备再买1台。”

然而,即使这样也并没有让樊蓓心里踏实。“虽然孩子的幼儿园条件各种环境都比较好,但是一到冬天咳嗽感冒的人就比较多,患呼吸道类疾病的也比较多。”

为了躲霾,这三年来,樊蓓每年冬天都会带着孩子离开北京,“第一年去了三亚,在那里呆了两个多月;第二年我们去南方自驾游,从北京出发,到广西、贵州之后再回到北京,中间也大概两个月时间。每次都是12月或1月开始出发,3月份再回到北京。”

每次“躲霾”,都是全家出动。“一般都是全家一起走,如果我老公走不开,我会先带着孩子和父母先出发。”

“今年我们去了美国,九月份出发,在那边住了四个多月,最近因为有些事处理就提前回来了,要不肯定会雾霾季节过了再回来。”樊蓓说。

去美国躲雾霾?为何躲这么远?“其实我们想移民到美国。”樊蓓说,这个想法三年前就有了,“有几个方面的原因,雾霾是比较大的推动因素,也希望给小孩一个更宽松的环境”。

每天看到朋友圈转发的各种雾霾的图片,觉得比较可怕,虽然生活中并没有遇到因为雾霾确诊为各种病症的案例,家里也购置了空气净化器,但内心的恐惧总是让她觉得不踏实,这种不踏实在孩子身上就更加明显,“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呼吸到干净的空气。”

“对于雾霾,我老公的触动更大,他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看到最近几年北京的雾霾这么严重,他很难过,和小时候的天不一样了。”

在谈到移民过程时,樊蓓表示,并没有遇到太大的困难。但当被问到移民之后是否还会回来时,她说,“其实还是会想回来,毕竟亲人朋友都在这边,我们的积累也在这里,以后可能还会回来。”

无法忍受雾霾 撤退到丽江   2013年还在北京时的场景,至今让母亲兰燕飞印象深刻。次年初,因为无法忍受雾霾,她逃离了生活工作7年的北京,“撤退”丽江。

北京《新京报》报道,离开北京3年,只要是雾霾天,兰燕飞总会收到朋友的信息,“觉得我当初的决定非常对,他们看到我发的蓝天白云照片就‘咬牙切齿’。”

儿子2010年出生在北京,女儿2015年出生在丽江。去年年初,因为儿子要上小学,兰燕飞又举家从丽江搬到深圳。

兰燕飞是湖北人,2007年从江苏到北京。对天气的关注要从2010年开始算起,那一年,兰燕飞怀孕了,她开始觉得空气问题比较严重。

个人关注的背后有国家层面的推动。2012年,中国国务院发布空气质量新标准,增加了对PM2.5值监测。2013年是北京开始在35个空气质量监测站监测PM2.5等5项污染物质的“元年”。

也是在这一年,兰燕飞发现3岁的儿子特别容易生病,每次去医院,排队看病的孩子总是特别多,并且很多都是呼吸道方面的疾病。

面对雾霾想到逃,有没有想过要去改变?“我解决不了雾霾的问题,那我就解决家庭的问题,解决孩子面临的问题。”保护孩子,是兰燕飞的选择。

策划一场逃离。首先是来自父母的反对,“他们的理由很直接,我在北京打拼多年,好不容易工作、生活稳定了,终于步入正轨,却要把一切都抛弃,太可惜。”

2014年,兰燕飞32岁,有着不错的工作,已拿到工作居住证,儿子也上了公立幼儿园。说到逃离,父母对她未来的发展充满不安全感,但对兰燕飞来说,不安全感来自生活的环境和孩子的健康。

兰燕飞回想了一下,在这场逃离中好像没什么“决定性时刻”。当年3月,计划好了,收拾东西、打包行李、工作交接、订机票,就这样平顺地离开。

“如果我没有小孩,我也不会觉得是很大的问题,就像很多人一样,虽然雾霾那几天很难受,但是我可以扛过去,心里都会这么想。”

雾霾再次来袭,不断有朋友向兰燕飞咨询是否应该离开,“我不能代替任何人做这种决定,这种选择是非常个人化的,我只是建议,为了孩子的健康,可以多一种选择。”

高铁穿过雾霾区脏得轰动网络 铁路部门回应   

1月2日,网上一篇名为《这是一辆穿过雾霾区的高铁》的文章称,一列从上海开往北京南站的高铁,在穿越华东、华北全部重雾霾区后未经雨水冲刷,尘埃布满车身。 4日,从徐州到北京的高铁,刚进北京南站,车身非常脏。 新浪微博

《北京青年报》报道,4日,有网民称从徐州发往北京的高铁,到达目的地后车身变成了“金色”。该网民描述,“像是雾霾,整个车身非常脏,但也不排除是因为天气不好所以减少了列车清洗次数。”

雾霾真的是高铁车身外侧灰尘的“始作俑者”吗?对此,铁路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表示,车身灰尘与雾霾有一定关系,雾霾出现的确会加重车身脏的程度。但不同车次的情况不尽相同,其与车速、距离、行车时间及行车方向等都有关系。这几天雾和霾都重,车身也会更脏。工作人员举例说,在雾霾天,京津城际列车外皮的干净程度,相对于其他列车会好一些,这主要是因为旅途短。

一直以来,京津城际的所有列车在抵达北京南站后,每趟都会在站台上进行擦洗,保证开出北京南站的列车都是干净的。一般情况下,一些远途开来的列车因车程较远,上千公里开过来,途中受天气、时速等综合因素影响,也可能导致车身变脏。在雾霾严重时,也的确会加重车身变脏的程度。另外,铁路部门工作人员也表示,一般早晚时段,雾气比较大,相对脏的程度也会更严重。

北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表示,霾实际上是一种气溶胶,其污染物在吸附水汽并且膨胀之后,极易附着到车体上。而近期的雾霾不仅“高霾”,而且“高湿”,在高湿状态下,如果列车穿行距离比较长,又途经重度雾霾区域,污染物附着在车体上就会产生污染痕迹,“基本可以确认是由雾霾导致的,不过这个说法有个前提。”马主任所说前提是指列车得到了定期清洗,倘若长期未得到清洗,则不能证明其灰尘都是由雾霾导致。

来源:纽约侨报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