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裁定梁彼得案不重审 19日宣判

0
2160
梁彼得一行人黯然离开法庭。

14日下午,布碌仑高等法院就华警梁彼得案中一名陪审员涉嫌撒谎举行的特别公听进入第二天,法官陈丹尼(Danny Chun)表示陪审员并无渎职问题,且辩方未能证明瓦格斯因渎职而影响了陪审团的讨论或决定,因而宣布梁彼得有罪裁决依旧成立,将于19日正式宣判。宣布 否决梁彼得律师提出的撤销罪名裁决后,布碌仑20多个团体连夜举行会议,对美国司法不公、对法官无视华人公平权益而做出的裁决表示抗议。

焦点

  法官否决梁案重审 称陪审员非故意说谎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14日下午,布碌仑高等法院就华警梁彼得案中一名陪审员涉嫌撒谎举行的特别公听进入第二天。在听取了检辩双方意见后,法官陈丹尼(Danny Chun)表示9号陪审员瓦格斯(Michael Vargas)并无渎职问题,且辩方未能证明瓦格斯因渎职而影响了陪审团的讨论或决定,因而宣布梁彼得有罪裁决依旧成立,将于19日(下周二)正式宣判。

14日原定为梁案宣判日,由于陪审员瓦格斯的公听未能如期在13日结束,法官宣布于14日继续进行公听。下午2时45分,梁彼得及四名律师舍曼 (Paul Shechtman)、赵健民(Gabriel “Jack” Chin)、罗百能(Robert Brown)及柯诗慈(Rae Koshetz)在挺梁华人的陪伴下鱼贯进入法庭。

由于梁方已完成对证人瓦格斯的盘问,14日交由检方继续对该陪审员进行交叉问询。庭上,检方律师(Joseph Alexis)用尽浑身解数试图证明瓦格斯既不反警也没有说谎,首先出示了瓦格斯在脸书(Facebook)上转评或发布的10条支持警方的内容,以示其 对待警察不是只有负面观点;紧接着又让瓦格斯讲述三四十年来没见过亲生父亲的事实,力证他和父亲不亲密;最后则纠缠遴选陪审团阶段的提问文字,指在瓦格斯 心中,其父不符合他对“亲密家人”(close family)的定义,因此他只是按照理解回答问题,并没有刻意说谎。

检方律师的论证明显打动了法官陈丹尼,当梁彼得律师舍曼试图反驳脸书转评问题时,陈丹尼一度神情烦躁,仰面将头倚在座椅靠背上,目视天花板,最后甚至忍无可忍,冲着舍曼高声怒喝,要求其继续(move on)提供更多证据来支持其重审动议。

面对法官诘难,舍曼指出瓦格斯和同父所生的众多兄弟姐妹交情甚笃,但却认为父亲连亲人都算不上。同一天,两场遴选中的回答迥异,足以证明他在回答时抱有某种目的。因为太想挤进梁彼得案陪审团,瓦格斯最终选择了说谎。

但梁案法官陈丹尼在反复听取检辩双方的观点后指出,双方各自都为论断提供了一定证据,但依照纽约州法律规定,“陪审员渎职”(Jury Misconduct)必须同时满足二个条件才能成立:第一,陪审员确实存在渎职现象,违法了法律及陪审员义务的相关规定;第二,有充分证据证明,该陪审 员因渎职而对陪审团的讨论和裁决造成影响。

陈丹尼解释称,瓦格斯在两场遴选中给出不同回答,是因为两名法官的问题本就不完全一样。另一名法官就“任何家人”提问时,他将父亲的罪史和盘托 出,而当陈丹尼问“任何亲密家人”时,瓦格斯根据自己对“亲密”的定义,判断其数十年未曾见面的父亲不在亲密家人的范围内,所以才没有报告。瓦格斯已经根 据问题回答了他所知道的内容,因而不能被认定为故意撒谎,也就不涉及渎职。

至于判定陪审员渎职的第二个条件,陈丹尼明确指出,在公听全程中,辩方律师没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瓦格斯曾经因为偏见或不当言行影响了整个陪审团 的讨论和决定,因此他宣布维持陪审团对梁彼得的有罪裁决,否决其重审动议。梁彼得案将于19日(下周二)下午2时30分在布碌仑高等法院正式宣判。[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华社抗议裁决不公 呼吁大众支持

布碌仑20多个团体14日连夜举行会议,对美国司法不公,对法官无视华人公平权益而做出的裁决表示抗议。
布碌仑20多个团体14日连夜举行会议,对美国司法不公,对法官无视华人公平权益而做出的裁决表示抗议。

14日下午,在州高等法院韩裔法官陈丹尼(Danny Chun)宣布否决梁彼得律师提出的撤销罪名裁决后,布碌仑20多个团体连夜举行会议,对美国司法不公、对法官无视华人公平权益而做出的裁决表示抗议。

一直关注梁案的布碌仑州众议员寇顿在会上表示,他对法官的裁决方式感到不解,在检辩双方陈词后法官竟当场立即拿出文告直接念出来,很显然他早已做出决定。寇顿说,陪审员有问题,陪审员不公无法令正义得到伸张,只会制造更多的不公。

全美亚裔维权大联盟总召集人陈善荘也对法官陈丹尼在检辩陈词后,当场拿出明显是早已准备好的文稿照本宣科地念表示强烈抗议与不满。他说,既然法官早有决定,为何还要装模做样地、费人费力地浪费纳税人的公币而举行听证会。

与会者一致呼吁所有华裔民众在下周二(19日)的量刑日时能踊跃参加,到场支持华人的正义与公平的要求。陈善荘大声疾呼,华社抛弃个人利益,暂 时将照相合影时为了争位置与名次的陋习搁置一旁,“为了救救可怜的下一代,大家携起手来。若我们不救下一代,我们华人还怎么在这里立足? 我们还能有生存空间嘛!”

此外,陈善荘也提醒华人,在4月19日那天一定要先去投票,然后再去法庭。只有华人充分利用手中的选票才能让人不再忽视华人的存在与权益,只有靠选票才能获得自己的空间与政治权力!

【侨报纽约讯】“凝聚华人力量挺梁诸群”群主吴一平14日深夜发表题为”认清形势,抛弃幻想,聚焦未来,不改初衷”的声明。

声明指出,“一个撒谎、无任何诚信且有强烈反警偏见的陪审员,居然轻松迴避法官的质询,成功地成为致梁警官有罪陪审员,而更可悲的是法官居然漠 视这样一个污点陪审员的存在,维持原判,至此:法律的公平和尊严何在。这又不得不让我们起疑:难道政治的因素可以影响法官的司法判决?”

“美国华人要想真正争取权益,必须放弃一切幻想,尽快地行动起来,用最强的言频:发出我们的声音!用宪法赋予的最有力行动,来展示我们的力量。在梁案上:我们会支持上诉、上诉,上诉,没有任何妥协余地。”

声明最后表示,“在此,我代表凝聚群群友向社会各界支持梁彼得,支持争取华人权益的各位人士表示由衷感谢!我们应该时刻站在一起。我们更应联合所有族裔,为自己争取最大权益。”

争议

  州众议员巴隆放话不在乎亚裔 怒称梁彼得必须坐牢

日前曾威胁若梁彼得被判不坐牢就要发起暴动、“瘫痪全纽约”的州众议员巴隆(Charles Barron)又在14日举行的支持葛利抗议示威中口出狂言,光明正大宣称“不在乎亚裔”。

在梁彼得案第二日公听举行前夕,数十名葛利支持者14日上午9时30分许在布碌仑高等法院外举行抗议示威。现场除不少手执招牌、高喊口号的示威者之外,还有非裔青年组成的鼓乐队和热舞团到场助兴,全不似普通示威的肃穆气氛。

一番劲歌热舞后,示威人群跟随鼓乐节奏高喊“为了阿凯(即葛利)的正义”(justice for Akai)、“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no justice no peace)。

葛利姨妈彼得森(Hertencia Petersen)等亲属在多位涉警命案受害人家庭的簇拥下分别发表讲话,怒骂布碌仑地区检察官汤普森,指其轻判建议违背了陪审团的意志,而本应于14日 进行的宣判也被推迟到19日,他们相信葛利必将获得正义,于是决定按原定宣判时间在法庭外举行此次庆祝活动。

日前曾在支持葛利的集会上威胁发起暴动的州众议员巴隆在没有主流英文媒体在场时单独接受华媒采访,光明正大宣称“不在乎(I don’t care)”那些没有支持葛利的亚裔中餐业主的安危。巴隆说,“一个亚裔杀了人,他就应该进监狱。如果你们不这么认为,那我根本不在乎你们会怎么样,因为 你们不在乎黑人的性命。”

“他(梁彼得)是错误的。华裔、亚裔社区应该团结起来,说‘梁彼得是错误的’,让他去坐牢,因为他杀了一个无辜的黑人,导致他的女儿今生再也见不到父亲。”

面对本报记者追问是否在乎亚裔受到伤害,巴隆立刻反问:“哦,你知道究竟谁受到伤害了吗?受伤害的是阿凯·葛利,你们只关心中餐馆业主,却不关心他的命。”他再次强调根本不在乎亚裔餐馆业主会发生什么,只要他们没有站出来支持葛利。

当《侨报》记者再次追问他在不在乎中餐馆主的生命安危时,遭到其随身助理喝止,巴隆拂袖而去。

观点

  律师称梁案可申请上诉 仍有重审可能[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法官认定陪审员未说谎,梁彼得重审动议遭驳回,被华社抱以厚望的特别公听黯然落幕。该决定有何法律依据?梁彼得案将何去何从?华裔资深律师莫虎14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坦言“陪审员渎职”成立的案例并不多见,但梁彼得仍有希望在中级上诉法庭用该理由争取重审。

莫虎指出,梁案法官陈丹尼判陪审员瓦格斯没有故意说谎,从法律角度是可以理解的。依照规定,动议成立必须证明陪审员确实渎职,以及渎职确实影响 了陪审团裁决。以陪审员渎职为由的重审动议一般要面对很多复杂的问题,其中至关重要的就是:当初在甄选陪审团时,法官、检方和辩方律师到底是怎么盘问的?

从梁彼得辩护律师舍曼在公听中展示的法庭记录来看,只有法官陈丹尼问到瓦格斯家庭背景的段落,检方律师亚历西斯已经当庭被瓦格斯本人证明一个问 题都没有问过,那么当时担任梁律师的罗百能和柯诗慈,是否在遴选中巨细靡遗地盘问过候选人?假如问过而且问到了点子上,为何不将记录拿出来做为呈堂证供?

莫虎因此推测,或许梁彼得律师团当时就没有问得足够仔细,以至于让瓦格斯混进了陪审团。就像检方所提及的,盘问陪审员是法官、检方、辩方三方的权力。但像梁案这样的重大罪案,辩护律师理应倾尽全力仔细盘问,确保陪审团万无一失。

至于法官所言,瓦格斯没有因渎职对陪审团讨论和裁决造成影响,也是可以理解的。一方面,梁律师没能证明瓦格斯有确凿无疑的反警偏见,因为检方至少提供了好几条他近期发布在脸书上的挺警内容,如此一来,瓦格斯2年前发的那些反警言论的价值就大打折扣了。

另一方面而言,必须要有充分的证据来证明陪审员渎职的恶劣影响,比如收受贿赂、违反规定去案发现场粉红公寓调查、曾在庭审期间使用Google 搜索案件新闻、在陪审团讨论时吸毒、酗酒、和其他陪审员斗殴等等。上述几项都是真实案例中出现过并且成功被判陪审员渎职的,但总体而言,陪审员渎职成立的 案例并不多。

莫虎表示,原则上,陪审团的裁决受到尊重,想要推翻必须满足很高的标准(high standard),而梁律师团没能在此次公听中提供足够充分的证据说服法官,导致重审动议被驳回。

尽管如此,莫虎坚信梁彼得案还有很大希望。首先,布碌仑地区检察官汤普森已经给出了5年缓刑、6个月家中监禁和500小时社区服务的轻判建议, 常理来说法官的判决几乎不可能高于检方建议,因此该案法官陈丹尼极可能就按照汤普森的轻判建议来宣判。其次,虽然陪审团渎职目前被否决,梁彼得依然可以此 为理由之一申请上诉,交给中级上诉法庭的三位法官们裁断,翻案重审仍有可能。

延伸

  州众议员寇顿讲话挺梁 遭葛利支持者围堵挑衅

14日梁案公听结束后,到法庭旁听的梁彼得支持者陆续离开,多位长期为梁彼得奔走的华社代表和坚持挺梁的州众议员寇顿在布碌仑高等法庭外接受媒体采访,不料讲话过程中竟遭一伙葛利方人士团团包围、大声咒骂,场面一度接近失控。

重审动议遭法官驳回后,梁彼得律师舍曼难掩失望,他在庭外向记者表示,将会坚持上诉,力争翻案重审。舍曼还透露,已有许多同情梁彼得的警察给该案法官陈丹尼写信求情,希望他能网开一面。

就在高等法院街对面,为梁彼得长期奔走的亚裔维权大联盟总召集人陈善莊、美华协会的欧阳萧安律师、自始至终支持梁彼得的州众议员寇顿,及挺梁社区人士吴一平先后就当日公听发表声明。

陈善莊痛心指出,我们作为替罪羊被抛弃,亚裔没有政治本钱,一定要出来投票,这样下一代、子子孙孙才有讲话的权力。

而当欧阳萧安和州议员寇顿开始讲话后不久,周围突然涌出一大群葛利方支持者将数位挺梁人士团团围住,指着鼻子高声叫骂,呼号“梁彼得不是替罪羊”、“他不会为我们有色人种说话,因为他是白人”。

当一名非裔壮汉大吼“黑人被误杀的时候从没见你们华人站出来”,欧阳萧安果断指出这不是事实,面对几十名愤怒强壮的挑衅者,她依然神色从容,泰 然处之。、上个月刚刚度过65岁生日的寇顿也顶住周遭压力,完成了演讲,据悉他以前曾见过不少类似的风浪,有些人就是“专业”干这个的。

对峙双方人数悬殊,挺梁方仅有不足十人。在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之前,挺梁民众在互相帮扶下撤离是非地,万幸无人受伤。

侨报纽约网–Apr 15, 2016,11:22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