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在美找工作被H-1B吞噬的日子和银子

0
400

近年来,H-1B签证的形势不容乐观,最严峻的是每年4月1日这一周的抽签结果。这几年来越来越低的中签率让更多留学生的美国梦愈加坎坷。今年一月份开始,川普政府走马上任,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川普针对移民的几个动作,更是让广大留学生以及移民律师们感受了未来留学生希望通过找工作留美这条路更加荆棘密布。

洛杉矶华人律师张军表示,今年H-1B抽签形势显然继续保持前几年的严峻形势,同样是大量的申请者面对有限的名额,供不应求的状况不言自明:本科名额6.5万,硕士再加2万,再除去双边贸易国的签证,剩下的签证名额就非常有限。通常每年从4月1日开始的抽签,仅仅5、6天的时间,名额已基本满员,看来今年的情况亦是如此。

张律师表示:“川普总统在去年的竞选中,就曾表示要对非法移民进行严格管控。川普中意的司法部长人选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就曾表示:美国很多用工签证比如L-1、H-1、E-1、E-2要加强其监管和监控的力度。这就意味着移民局首先要确定:雇主(美国公司)是一定要请这个人吗?真的没有同等能力的美国工人来做这件事情吗?另外,就是针对批准以后的审核工作,将会较往年更严格,甚至移民局人员会亲自来到公司考察,雇主和留学生都不要掉以轻心。”

张律师提醒大家,要尽早准备H-1B申请材料,对于OPT时间仅有12个月的留学生来说,更要策划好下一步的时间安排。一旦H-1B没有被批准,以后的身份又能用什么方法保留?另外,由于监管越来越严格,如果企业决定雇用外国人为他们工作,就一定要提出强有力的证据和解释。雇主务必在申请文件中说明:为什么要请这个外国人来工作,为什么本国的公民不能做这件事情。这个职位究竟是为外国人量身打造的?还是真的出于公司的需要?另外,公司一定要准备好Public File以便相关部门前来审查。最后雇主一定要按照申请签证时的工资如数支付给外国员工。

留学生谈雇主搪塞不办H-1B的理由

移民法规、行政命令以及关于H-1B改革与抽签制度的屏障,是所有希望通过自己的工作能力获得公司肯定进而留在美国的留学生们必经的一道坎儿,但是对于另一部分刚进入美国职场打拼的留学生职场新人来说,能够成功说服老板为他们赞助H-1B可谓是一道加强版的“坎儿”。

现在已经辞去先前物流公司工作的留学生姚同学,一边忙着申请学校一边又在搜罗其他的工作机会。他表示:“我先前是帮一家华人物流公司在做,这是我毕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和我上学的时候学的专业也比较对口,所以从去年6月份就一直做到了去年年底,老板也算器重我。去年10月的时候,老板给我加了一次薪水,我就顺便提了一下明年需要为我办理H-1B的要求,虽然他以前没有给别人办理过H-1B,但估计对我表现比较满意,所以当时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但是当我把律师发给我的材料清单发给老板的时候,他却皱了眉头,因为雇主需要披露公司以及他个人的财务和收入状况,看的出这不光让他有些不情愿,似乎也十分为难。看出他的犹豫之后,我又等待了半个多月见老板态度没有改观,我就主动提出如果太为难,我可能就要另寻其他工作了。虽说现在再找工作的确比较尴尬了,年后找公司都是招人的淡季,但是如果任凭公司犹豫下去,我的确担心会耽误了自己,所以恳切地希望留学生们找工作的时候适当看一看自己的雇主此前有没有帮被人办过H-1B,如果没有的话,一定要提早谈清需要雇主做的事情,以免误会尴尬。”

相比姚同学经历的“无可奈何型”公司,凌同学的公司就显得有些不尽人情了,凌同学表示:“去年毕业找工作的时候,这份工作几乎可以算是当时我投的所有简历里面,最想去的一家,后来层层考核,能拿到现在这份数据分析的工作,我也算是过五关斩六将了。刚刚入职的时候,公司明确拒绝在实习期内承诺申请H-1B的,但后来实习期过去了,我们公司也没有像其他美国大型企业那样主动为在岗的所有合格的员工统一开始申请工作签证,而是开始陆续又招新人。我越来越焦虑,后来公司的华人人力资源经理悄悄告诉我,现在川普上台,很多雇用了华人员工的公司都在感到压力,大家对未来的移民政策感到迷茫、不明朗,公司不希望为此投入太多,如果花上5、6年的时间,为别的企业培养了一个人才的话,公司宁可不去做这种事情,毕竟我的工作是很多美国人可以做的。”

但相比前两位同学的经历,林同学就显得有些可怜了,她毕业于洛杉矶一家小型私立学校的会计专业,毕业后就一直在一家华人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她抱怨道:“当时是公司先提出可以为我办理H-1B的,说华人公司最懂中国学生的需求,我才这么卖命地每天加班工作,不计较薪水。但是随着距离准备材料的时间越来越近,老板却越来越对帮我办理H-1B的事情闪烁其词。入职后我也听说了不少华人会计师事务所利用留学生需要H-1B签证,而故意吸引留学生为其卖命工作,但最后却都没有帮员工办理。”

川普直呛H-1B是通过低价劳动力抢美国劳工饭碗的噱头苦了谁?

现在已经辞去南加州某知名银行Senior Developer职位的兆同学表示目前自己的人生仿佛进入了最低谷,谈到自己的辞职经历,兆同学抱怨公司的同时,也不忘感叹是自己太不走运,碰巧自己在抽H-1B的时候赶上了川普这么个总统。兆同学表示:“我本来在现在的公司已经工作了快两年的时间,公司也承诺今年帮我抽签以及办理H-1B的相关手续。我的材料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结果就在上个月的时候,公司表示因为川普上台雇用计算机背景外国留学生的申请费用和工资都提升到了空前的水平,因此,公司决定不为我赞助H-1B了,二月底的时候公司表示让我自己写一封辞职信,也对此表示抱歉。”

身在美国南加州某大学工程学院的李同学表示:“从较为宏观的层面上来说,这样的政策是帮助美国留下留学生中真正的精英,但对于我们学计算机工程的学生来说,可以说很有可能会断了我们在找工作过程中‘高枕无忧’的道路。在学计算机和电子工程的留学生中,不少通过ICC(International Code Council)机构的推荐和包装,相比其他专业的留学生,找一份工作可以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整个投简历、求职的过程可以完全外包给ICC这样的‘印度码农中介’,我们只需要参加简单的入职培训,就可以去工作了。但是如若川普所言成真,就意味着,如果某一公司要聘用留学生作为职工,就要付出更高的工资,这样一来,不是一些经营不善的ICC关张大吉,就是我们为了找到一份工作先自掏腰包。”于是,在通过ICC机构找工作的同时,李同学也做起了回国就业的准备。

来源: 侨报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