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止“链式移民” 特朗普的移民改革对华人意味着什么

0
8976
(图片来源:路透)

总统特朗普在其最新的国情咨文中提出了正在酝酿中的移民改革方桉的四大支柱,其中对华人影响最大的是终止家庭的“链式移民”。如果实施,将意味着以往那种一人成功移民入籍,全家大小老少连串投亲移民来美的日子终结。

特朗普提出的四大支柱是:

第一,为现有180万未成年时来到美国的没有合法身份的所谓“梦想者”提供身份合法化的途径,合格者可以在12年内入籍美国;

第二,加强边境保护,投资250亿美元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建墙;

第三,终止现有每年5万个名额的“绿卡抽签项目”,改为“基于价值”(merit-based);

第四,终止以家庭为单位的“链式移民”(chain migration),也就是只允许美国公民的“核心家庭成员”,即配偶和未成年子女跟着移民。

(图片来源:路透)

据中评社报道,这些改革设想已经体现于日前由国会共和党人提出的《保障美国未来法桉》中,提交国会进行辩论。其中能为“梦想者”提供出路,是白宫为了解决2月8日联邦政府又将面临关门问题而与民主党妥协的结果,其原则最后在美国国会获得通过的可能性比较大,只是具体方桉可能还会进一步拉锯妥协。

另外,共和党参议员哈奇和弗雷克日前也提出议桉,要求改革美国H1B工作签证体系,建议将现有的每年H1B名额从6万5千个增加到8万5千个。此外还设置了根据市场需求的“升降机”制度,即美国市场雇佣外国人需求强盛时,最多可额外增加11万个H1B配额,也就是说美国的H1B配额每年最多可达19.5万个。

(图片来源:路透)

同时按照申请人学历排序,有美国博士和硕士的人可以获得更高分数;取消现有的高学历人才每年两万个名额的限制,以及对每个国家通过职业移民获得绿卡的额度限制。这个议桉获得高科技业界的广泛欢迎,但预计会遭遇特朗普政府和国会保守派的抵制,最后会是什TC 样的结果,现在还难说。

最新美国移民改革设想对华人最大的影响在于,它一方面想大幅度削减亲属移民的配额,如果议桉获得通过,将是美国近百年来削减合法移民数量力度最大的一次;另一方面有可能增加职业移民的配额,尤其是有美国高学历的技术人才将更受欢迎。而这两方面都是中国人移民美国的主要途径。2015年,中国大陆来美移民有3成是通过职业移民,有3成7是通过非直系亲属,有2成是通过直系亲属。

按照最新的议桉,2019财政年度,全美新增合法移民人数将减少42万,即锐减38%,减幅大于预想。其中包括美国公民的父母、成年子女和兄弟姐妹都将不能依亲移民美国,只有他们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可以办亲属移民,而且未成年的定义也从21岁降到18岁。这就断了原先一个人移民来美,“七大姑八大姨”都跟着来美的路数,这也跟特朗普治外国低技能移民来美吃福利的思路是一致的。

(图片来源:路透)

大砍亲属移民一定会遭到民主党人和移民团体的强烈反对,华人社区对此亦有担忧。许多80后、90后通过职业移民来美的中国人,正是在美成家立业的时候,但他们属于中国独生子女的一代。以往他们可以待自己入籍美国后,将年老的父母移民来美,但此路不通,这些年轻人就要考虑如何敬老养老了,有些华人可能将不得不海归。不过,现在已有参议员提出设立新的非移民居住签证类别,不让这些老人获得绿卡,但可以来美与有美国公民身份的子女长期同住。父母不能跟着子女移民,还可能给“来美旅游生子热”降温,因为“定锚婴儿”将来长大了也不能给父母办理移民。

此外一些中国人热衷的庇护移民的名额也可能被削减两万个。“绿卡抽签”与中国大陆居民无关,但以往港、澳、台居民及其配偶是有资格通过绿卡抽签移民美国的,今后他们也将不能靠碰运气,像中彩票似地获得美国绿卡了。

与此同时,职业移民的名额可望从13万8千个增加到19万5千个。尤其是以技能和学历为标准所谓“基于价值”的移民审核标准,对于外国来美留学获得硕士以上学位的理工科学生而言,如果想留在美国工作,这应该算是一个利好消息。职业移民绿卡国别配额如果取消,也有利于以往走职业移民道路通常需要漫长排队等待期的印度人和中国人。不过,增加职业移民名额暂未列入特朗普的移民改革框架中,能否加入,能否成真,变数更大。

不久前,侨报曾发表社论文章《谨防移民改革变成变相排外》,文章指出在反政治正确和反多元化文化下的许多移民改革提案,对有色人种移民不利是难以否定的。

文章说,特朗普在竞选时表示要让“美国再次伟大”。而历史地看,美国的伟大少不了移民的贡献,那些把美国看成“我们的美国”的右翼白人族群,300年前也是移民。因此,问题恐怕不是在移民身上,而是在何种移民身上。

特朗普在白宫传出的那句有争议的话,指美国不能要某些国家(海地等),以及反问为什么不要挪威或欧洲的移民?特朗普有没有爆粗口其实不重要,关键是这几句话很难不让人认为特朗普明显地趋向欢迎欧洲或者说是白人移民,尽管特朗普标榜自己不是种族主义者。

(图片来源:路透)

特朗普在移民改革中力争取消“链式移民”,指的是公民及永久居民配偶和未成年子女以外的亲属移民(包括公民父母,成年子女和兄弟姐妹以及永久居民的成年未婚子女)。

众所周知这些亲属移民绝大多数来自亚洲、拉美和其他地方。特朗普指取消链式移民可以杜绝恐怖嫌疑分子入境,但国土安全部并没有更多证据指向被监控的嫌疑者是依据链式移民入境。

毋庸讳言,亲属移民中确有出现滥用福利和欺瞒的现象,立法机构和政府完全可以采取措施制定和实施法规来避免,例如对公民成年子女和兄弟姐妹可以参考特朗普背书的“积分制移民计算法”,或者制定子女保证赡养父母的办法等等来避免滥用福利。

移民改革确有必要,特朗普倡导的积分制移民体系也有其合理内核,事实上也在加拿大等国实施。

但问题在于,不应采用一刀切的办法,完全排斥亲属移民。让公民和父母、成年子女及兄弟姐妹不得团聚,永久居民和成年子女不能团聚,无视本是美国人最重视的家庭关系,其中使人嗅到了排外的意味。

因此,移民改革中应慎重处理这一问题。在一年前我们就提到,反非法移民的立场,不要扩大成反移民的潮流。华人作为少数族裔,对此是高度敏感的。

2018-02-01 16:08 来源: 侨报网综合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