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B改革寒冬将至,你的工作签证还能有着落吗?| 留美必读!

0
772
川普大帝正式登基后,美国上下一幅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景象。他曾多次明确表示将会废除奥巴马的多项政治遗产,导致曾经受惠于奥巴马各项优惠政策的人们更是人心惶惶。

上周,两位国会大腕级人物,共和党爱荷华州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和民主党伊利诺伊州参议员迪克·德宾(Dick Durbin),这一对多年来一直致力改革H-1B的老伙伴再次抛出了他们对“H-1B、L-1的改革议案”。

查克·格拉斯利

这份改革议案的主要内容包括:取消H-1B抽签制度,只为毕业于美国高校的毕业生优先提供H-1B,严格禁止雇佣持有工作签证的外籍人士取代美国员工等。

从这几项看去,这次H-1B改革的大刀将向滥用H-1B抽签制度、大批雇佣外籍劳工的外包公司挥去。

终结H-1B依赖型雇主

新议案中规定:员工人数超过50,且有半数员工使用H-1B、L-1工作签证的公司将不得再申请新的H-1B工作签证。
目前现行政策中,这类型的H-1B依赖型公司的H-1B申请费已上调至$4000/人,该政策于去年年底生效实施后,的确影响到2016年H-1B申请数量,相较于前几年每年H-1B申请数量增加五万份,2016年只增加了三千份。

这份议案将会优先保护美国员工的利益,重塑H-1B、L-1工作签证的公平、公证。恢复执行国会当年设立相关法案时制定的相关规定,加强执法、调整工资要求,同时保护美国员工、签证持有人的利益。

国会当年设立为高技能外籍人士提供工作签证的项目,初衷并非是用外籍员工取代本国员工。但很不幸,一些公司试图钻政策漏洞用更廉价的外籍劳力取代当地雇员。我们需要政策能够确保把美国员工利益摆在第一位。

打击滥用H-1B

我们需要明确的是,这份H-1B改革议案不仅针对的是外籍员工,更是把矛头对准了选择雇用外籍劳工的美国雇主们。查克·格拉斯利和迪克·德宾长期呼吁:雇用H-1B外籍雇员的美国雇主必须先努力尝试雇用美国雇员。

迪克·德宾

如果该议案落实生效实施,那将对类似印度外包公司造成致命性打击。尤其是一些外包公司仅使用H-1B、L-1短期派遣员工来美国客户的本土公司学习,之后在培训完毕、复制其工作后再回到本土,由受训员工培训外包公司员工全盘接手美国客户公司业务,使得美国客户可以整体裁减美国本土业务团队。

新法案规定
取消抽签制度,移民局每年根据情况调整H-1B分配,以确保毕业于美国高校的、优秀的、有前景的外国学生优先获得H-1B ;优先为非H-1B依赖型雇主提供H-1B ;

还应确保保护持有高等学历优秀外籍员工的利益,雇主应支付与其技能相匹配的高额薪资

  

除此之外,该议案允许美国劳工部加强监管,有权随时抽查、审核外籍员工的雇用情况,尤其针对美国员工职位被外籍员工取代的情况。必须严格统计使用工作签证外籍员工的工资、教育背景、工作地点以及性别等全面的数据情况,并定期出具相关报告。

一个月四份H-1B改革出炉

查克·格拉斯利和迪克·德宾,一个隶属共和党,一个隶属民主党,却在H-1B改革问题上意见高度统一。两位都是党内响当当的铁腕人物,查克·格拉斯利是参议院司法公正委员会的主席,迪克-德宾是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助手,是民主党在参议院的二号领导人物。也正因查克-格拉斯利参议院司法公正委员会主席的身份,他们这项议案也将被列入司法程序的快速通道。

他们首次联手提出该议案是在2007年,不过很快就迎来大选年,接着奥巴马执政八年出台了各种移民友好政策,使得他们的H-1B改革议案压了箱底。

除了查克·格拉斯利和迪克·德宾的这份新议案外,众议员Zoe Lofgren也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在众议院推出一份由她主导的H-1B改革议案,她的改革重心将放在薪资水平方面。

另外,在共和党内提名时惜败川普的德州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也将于近期再次推出他有关H-1B、F-1国际学生OPT使用改革的议案。这份他曾在2015年首次推出的改革议案中提到,将H-1B签证资格的最低薪酬大幅提升到11万美元/年,同时取消F-1国际学生的现行福祉OPT等。

在加上一月初两位共和党议员Darrell Issa和Scott Peters提出的 “保护并增长美国人民工作法案(Protect and Grow American Jobs Act)”,将H-1B依赖型雇主的员工工资标准从6万年薪增加至10万年薪, 并且取消掉对研究生学历的“豁免”条件。

第115届国会刚上班几个星期,就即将上马四份针对H-1B改革的议案,这来势汹汹的架势让人不得不严肃思考一个问题,H-1B真的要开始改革了!

美国利益至上的时代已经到来

上周五川普总统的就职仪式上,他发表了一份被评论为“非常与众不同”的就职致辞,总结一下川普的致辞可以推导出他的执政理念:“美国利益至上!”(America First) 而我们已经看到的这几份H-1B改革议案也正好符合了川普的执政理念。

就业率是悬在每一届政府头上的一把刀,就业率高、老百姓有钱赚、能够衣食无忧才能确保政权稳定。这几年美国公司转用外国廉价外包劳动力的消息层出不穷,不着手解决这些问题实在难平民愤。

说得俗气一些,当前的美国大形势就是“自己孩子都喂不饱,哪有精力去管别人家的孩子”,国家管理阶层会从自己国家利益考量去保证美国利益最大化。美国,毕竟是人家的国家,我们也就只能理性地去调整我们的心理预期,美国政府在H-1B改革、移民改革上会考量多少移民的利益。

上周五川普一上任就签署了新的总统行政令,而这其中就包含了废除众多奥巴马移民改革遗产的内容,最先针对的是民主党曾试图大力保护的无身份移民,接下来很可能奥巴马当初给到国际学生、外籍雇员的福利也会一一受到冲击。

改革永远是一把双刃剑,一边受益、另一边一定受损。

如果上述任一份H-1B议案生效执行,H-1B滥用、外包公司抢占H-1B数量的问题一定会得到缓解,也会改变“超过54%的H-1B持有人只能拿着现行工资标准Level 1低廉工资”的现状,但等到那时又有多少美国企业愿意付出更高的资金成本雇用外籍员工、提供H-1B sponsorship也答案未知。

面对未来川普的四年执政,每一个生活在美国的外国人都应该想清楚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生活在美国?

F-1毕业了我为什么要使用OPT?H-1B抽到了我为什么要留在美国工作?

如果没有好好想清楚这些问题,只是因为大家都在这样做地随大流,在川普非常以目的为导向的执政期里,想不清楚这些关键问题的人可能就会成了别人国家政策改革的牺牲品,浪费时间、浪费人生…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