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師在海關被擋下並詢問專業問題

0
1168

在2月26日星期日,一位28歲的軟體工程師Celestine Omin從Lagos, Nigeria,來到了美國。這是他第一次以短期工作簽證入境,在此之前的六個月Omin在非洲的Andela上班,此公司在美國有駐點並隨時都會與頂尖的技術人才交流,連Facebook的Mark Zuckerberg and Priscilla Chan都有參與。而Omin專門與位於紐約的金融科技初創公司交流以及協助開發JavaScript的市場整合應用程式,並取的短期的美國工作簽證。

Omin說著 :“當下飛機時,花了約20分鐘抵達了海關,海關提出了一連串有關我的工作問題。我知道要在美國工作是十分有挑戰性的,但更具有挑戰性的,是要先入境美國這件事。”

在海關的數分鐘詢問下,Omin被帶進了小房間,並在裡頭等待了一小時後另一位海關才進來問話。

“你的簽證說明你是為軟體工程師,對吧?“
是的,Omin回答。
而隨後海關就遞給了他一張A4的紙張與筆,並要他回答問題

“Write a function to check if a Binary Search Tree is balanced.”

“What is an abstract class, and why do you need it?”

以上兩個問題都是屬於資訊科系的專業問題。
對擁有7年經驗的Omin來說這些問題並不難,但對於一個24小時以上都沒休息的旅客來說,是十分大的考驗,而這些問題卻很含糊,並沒有明確的答案。
隨後Omin也察覺了,這些問題,其實不是給擁有專業背景的考題,而很有可能是在Google上搜索出的 “詢問軟體工程師的相關專業問題”。

而這些沒有唯一解答也沒有邊際的問題,Omin在長途旅行沒有額外精力的情況下花了十餘分鐘也出了答案,海關卻回他說他的答案是錯誤的。

“而每當我詢問對方為何懷疑我的專業時,海關卻只說閉嘴別出聲。”
Omin繼續訴說著,”如果我知道會有這一連串的考題,我會試圖準備好所有問題。”

“我當下真的很擔心我連一步都踏進不了美國。”Omin用著很恐懼的聲音訴說著。

Omin與我解釋著他的答案,這些答案其實都是正確的。
於是他開始懷疑海關其實並沒有專業知識,以至於無法了解他所寫的一切。
陪伴他的是漫長的時間與小小的空間,就在Omin擁有了要返回家鄉Lagos, Nigeria的決心時,海關回到了小房間與他 “解釋了一下這些相關流程” 並且說了“你現在可以入境了。”

在Omin離開小房間之前海關說了一句話 :

“聽著,我現在會讓你走,但對“我”來說,我還在懷疑你來美國的動機。“

而Omin也一句沒回的直直走出了房間。

抵達了美國之後,Omin收到通知才了解到了,美國海關與他的公司 Andela 和 First Access取得了聯繫,並詢問比對了所有他的相關資料。

Jeremy Johnson Andela 的 co-founder 與 CEO, 說明了是他的 co-founder Christina Sass 接取了海關電話並努力保護住了Omin.這一年之內Andela派出了上百位工程師到美國,而Omin卻是第一位被留下並質疑的。

Johnson擔心著未來Omin會碰上更多的問題,所以有去詢問了美國海關為何這次Omin的工作簽證會被質疑,但至今對方還未有所回應。

最後Omin說著這次經驗雖然令人感到不舒服但卻不會影響到他對美國的看法。
只是擔心未來出入境美國時,會更複雜並有不一樣的對待,不過他並不會再訝異了。

未來的海關會更將嚴格或者只是種族歧視?
其實這才是所有人該探討的。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