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梦成真?抽中H-1B才算数

0
813

从2017年开始,特朗普总统政府种种针对非法移民、合法移民大刀阔斧的动作和“喊话”,更让H-1B申请者——通过海外留学留在美国工作的年轻人的美国梦更加举步维艰:审批趋严、工资标准越来越高、中签率低以及通过率低等因素,不仅增加了雇主为进入社会不久‘后留学生’申请H-1B的为难情绪,更是从根本上降低了很多留学生来美、留美的决心和动力。

得到了却觉得不再珍贵

辗转两年多终于抽到H-1B常同学,在工作能力方面的也得到了公司上下的认可,这对于一个离开校门时间不长的外国雇员的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在洛杉矶总部工作了半年多之后,常同学真正开始思考自己究竟是不是喜欢美国的生活,喜不喜欢洛杉矶的生活,她说:“当我把这样的想法和身边的朋友们分享的时候,得到多数的回答是——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得到了却又不珍惜了,忘记当初为了一张H-1B签证可以远走世界各国的分公司工作,等待下一轮抽签。

说实话,当时的心情是很不甘的,毕竟当时MBA毕业之后我拿到的工作offer是同时入职的留学生里最好的,甚至是很多美国人都觉得羡慕的职位,第一次抽签没有抽到的时候,我还是满沮丧的,因为当时公司承诺两天轮岗培训制度是对我们这些职场新人最好的‘职场福利’,所以我当时不甘心因为签证这种事情就放弃,所幸公司也相对非常配合我,通过人事部门帮我在欧洲、上海以及香港三个不同的分公司,为我分配能够胜任的项目。以我向来喜欢挑战性格,越是有挑战、不容易轻易成功的事情,对我的吸引力就越大。但近来回洛杉矶工作了半年以后,我反而开始对重复性的工作感到厌倦,下班之后的生活也只是回来公寓跟室友一起做做饭,我开始怀念国内的发展机会,更重要的是每天忙完所有工作之后,和三五好友一起喝一杯的热闹。

和H-1B周旋了几年之后,我最终也终于开始思考:是不是得不到的才最重要,恐怕是在追求的过程中,自己所付出的一点一滴努力和热情,让‘留在美国’这件事变得既遥不可及却又闪闪发光。不管怎么样,我也算是和曾经怎么也得不到的H-1B抽签死磕到底了,这一阶段有一点波折,但也充满浪漫主义色彩,是自我陶醉的‘追梦’历程,多年之后也会成为我的谈资吧。”

“尽力了,即便回国也对得起自己”

目前在南加州帕沙迪纳(Pasadena)一家网络初创公司工作两年多的小穆等待“H-1B女神”降临的经历更是曲折,从去年开始他便开启了一遍边上班一边上学的高强度生活节奏。他表示:“众所周知,我们这些做IT的一旦加起班来,也是非常煎熬,尤其是初创公司这种前期看不到回报,没办法过分要求老板加薪和给予优待的情况,连续两年都没有抽中H-1B,尽管如此老板仍表示,今年最后一次抽签机会,再陪着我碰一碰运气,如果还是没有抽中的话,我就准备回国了,老板也必须开始为我现在负责的工作开始物色新人。

老板是个年纪大我不多的香港二代移民,非常理解我们这些来到美国留学、工作的不易。去年春天刚好是我第二次H-1B抽签没有抽中的关头,此前有刚刚发生了美国联邦移民局钓鱼执法,不少以‘挂靠身份’为目的的美国高校因此被取缔,还有一些尽管没有被取缔,但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上,很多这一类的学校也都不希望顶风作案,因此,一下子留学和中介市场上,可供我们这些在职‘后留学生’选择的学校迅速缩水,我找来找去在加州内,学费合理、上课时间的合理、又可以赞助学生在校期间可以合法工作实习签证(CPT)的学校真的是少之又少了。后来,通过一个同校学长的关系,我联系到了在芝加哥一所学校,和我所学的专业、我目前所从事的工作相符,学费也是相对比较能够接受的,每两周的周末去集中上课,其余的时间则可以通过远程课程、作业系统提交每周的作业和期中、期末考试等等。去年夏季知道抽签未中之后,我便赶快注册的了学校,从秋季开始便一边上班,一边飞去芝加哥上课。不过,让我感到意想不到而且欣慰的是,老板竟然提出,这期间的机票和差旅费用,他愿意帮我分担一半。今年,又要抽签了,如果再抽不中我也可以坦然了,毕竟有幸见识到了好的老板,一起做了好的项目,今后回国创业的话,这对我来说也是一段宝贵的经历,可以说去留对于我来说算是比较坦然的了。”

“若再抽不中 我不会再坚持了”

就职于洛杉矶市中心一家建筑设计公司的刘同学在经历了两次H-1B未能如愿抽到的他表示:“这是我最后一次抽签机会,此前我两抽不中,我处处自嘲说自己是偏财运超级差的人,是不受老天眷顾的,但是希望在最后一次机会能中签,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奢望”

刘同学表示:“今年的H-1B抽签可以说是背水一战,尽管享受到了STEM专业三年OPT实习期的优惠政策,可是已经第三次申请和参加H-1B抽签的他,在此前的等待中也是备受煎熬,他说:“抽过三次签的人每次等待的心情都不尽相同,这其中心情的跌宕起伏也不是与旁人言说就能表达的,前几周移民局又表示再一次取消H-1B加急申请,这仿佛在我这颗已经等待得麻木了的心灵上又狠狠地加了一刀。事实上,每一次抽签之前,我还有家人父母还有我的女朋友也都是陪着我顶着巨大的压力。父母他们知道我在美国读土木工程,毕业几年也考下了建造师从业资格证,如果能留在美国无论是“钱途”还是“前途”都是非常可观的,但就是抽签一直都不顺利。”

由于身份问题迟迟得不到结果,刘同学和女朋友的婚期也是迟迟不能敲定。尽管当初的留美意愿非常强烈,毕竟我们这个专业留下来同学真的很多,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家人和爱人们陪着我搭进去的时间、精力越来越多,在身份上的不安定感,给家人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感,这是让我觉紧迫的重要原因之一。”此外,因为担心CPT期间回国会被严查而导致没办法回来,小刘已经4年都没有回国了。“自己一个人做移民监不要紧,由于独生子女的缘故,只有让父母经常过来探望。每一次女友单独回家的被家人问道婚期等等事宜的时候,也只能是尴尬而无奈地搪塞过去,这让我感觉非常过意不去,现在我也只能把希望寄托于这一次的背水一战了,如果没有抽中,我也不会再坚持了。”

2018-03-29 00:05 来源:侨报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