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 報 實 用 手 冊 - 旅 遊 篇  
History of St. Louis
聖路易歷史簡介 回到目錄

聖路易位在密西西比河以西河岸,大約在密西西比河和密蘇里河兩河交匯口以南十英哩,由於位於兩河之匯,聖路易成為密西西比河一個重要的河口運輸港。

(一) 早期(1764-1850)

一七六三年,在紐澳爾良擁有皮草貿易公司的法國皮草商人皮耶•拉克雷(Pieer Laclede)帶著十三歲的養子安古斯特•裘多(Auguste houteau)溯著密西西比河,想要另外尋找一個皮草集散地。經過多方尋找比較之後,密西西比河和密蘇里河兩大河流交匯的南方十八英哩地,因為便於將貨物輸往各港口,他們便選擇了此地做為新的皮草交易中心。為了尊崇法王路易十四,他們將之命名為聖路易(St. Louis),但對許多屯墾者而言,這塊土地無寧是『拉克雷村落』(Laclede's Village)。

法國人也從那時開始在聖路易屯墾開發,他們沿著密西西比河,建立了一個以皮草為中心的南北向貿易區域。聖路易在此之前是隸屬於法國的紐奧爾良殖民地,早期的居民並沒有所謂的銷售中心,所有的民生物資,如麵粉、糖、威士忌酒、毛毯、衣料、工具和家庭用具,全是自外地由河運運來。聖路易早期最先建蓋的建築物即是皮草公司、儲倉和村民居住的房舍,這些房舍大都是由木頭直直豎立再鋪上石膏蓋成,房內隔局簡單:一間客廳、一間臥室和壁爐。拉克雷的住家則是以大石頭建蓋,並據以為他的皮草交易總公司。

較少廣為人知的是,拉克雷當時所選擇的區域其時乃為西班牙的殖民地。一七六二年,法國和西班牙簽定秘密協議,將密西西比河以西之地給了西班牙。一七六三年時,又將密西西比河以東簽給了英國。其後大量的法國人湧入,聖路易發展迅速,到了一七六六年,聖路易的人口約有三百人,建築物有七十五棟,其後四年,人口增至五百人。法國人是許多到聖路易屯墾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團體之一。法國人根據西班牙法律(Spanish Law)自加拿大引進非洲黑人奴隸,並且准許他們在夜晚及週末時工作賺取工資。

一八零二年,西班牙和法國又簽定秘密協議,將路易斯安娜屯墾區(Louisiana Territory)簽給法國。當時拿破崙正為自身帝業及前線戰事紛擾,在一八零三年時,以一千五百萬美元將土地賣給了美國。一八零四年,聖路易人口總數一千一百人,並沿著河床建蓋了許多房子。隨著城鎮日趨繁榮,零售店、雜貨店、製船業和修理業紛紛開業,載貨船將皮草載至北方換取製造業開發所需用品。由於大量的德國和愛爾蘭人移民到聖路易,聖路易的人口迅漲至五千人,直到一八零八年,聖路易儼然是以商業城鎮中心自居,同年,聖路易第一家報紙出版了─the Louisiana Gazette。

一八一七年,第一艘汽船派克號(Zebulon M. Pike)停泊在聖路易碼頭後,汽船逐漸取代載貨船,成為水上主要的交通運輸工具,碼頭岸邊也蓋起了儲貨倉。到了一八四九年,聖路易已成西去加州者主要的必經之地,許多旅人及探險隊都在西去前在聖路易採買所需的裝備。同一年,一艘停泊在碼頭的汽船因故引燃大火,火勢快速漫延到城鎮中心,燒毀了中心區主要的十五條街道,共計損失六百一十萬美元。舊法院和舊天主大教堂因是用大石塊建蓋,僥倖逃過一劫。火災後,聖路易大舉重建,拋揚早期的木頭建材,改採磚塊和鐵塊等不易燃的材料。聖路易也同時由河邊城市走向一個嶄新面貌的文化城。

一八二零年,密蘇里方案(Missouri Compromise)通過承認密蘇里州屬於奴隸州,緬因州則是解放奴隸州。儘管如此,密蘇里州在南北內戰時仍站在聯軍的同一陣線,這也間接促使聖路易成為鐵路工業中心。
一八二一年,加入聯邦,成為美國第二十四省。一八三十九年,密蘇里大學成立,是密西西比河以西的第一所州立大學。

(二) 城市興起期(1850-1900)

進入了維多利亞時代的聖路易,商業與工業快速成長,大量運用鐵器材料、蒸汽船和鐵路。聖路易的發展已趨向多元文化及多種習俗融合的都會區。鐵製的水管、耕田機、廚具、工具、住家用加過的鐵製做用以裝飾的鐵圍欄等,鐵質材料的運用促進了工業設廠與蓬勃發展。對鐵的需求在一八四九年城鎮中心的一場大火後達到最盛期。其後由於煤及焦炭的被引用,用鐵量到了一九零零年則轉趨勢微。

一八五零到一八七零年間,蒸汽船是水上交通最主要的運輸工具。直至南北戰爭爆發時,聖路易一直還是全美第三大運輸港。一八七四年,由工程師詹姆士、艾德(James Eads)設計,橫跨密西西比河兩岸的鋼型拱狀橋樑─艾德橋(Eads Bridge)建蓋完成,聯結東西兩岸鐵路貿易密切往來,火車遂逐漸取代水上蒸汽船,成為主要交通工具,加上當地政府也鼓勵商人多加利用後,推波助瀾之下,到了一八八零年代,蒸汽船便沒落了。

火車是當今代最重要的科技發明之一。十九世紀晚近,仕女們接觸了以腳踩動的縫紉機,人們棄蠟燭不用,轉而用瓦斯燈或油燈。一八七六年,亞力山大•貝爾(Alexander Graham Bell)發明了電話,不到一年內,聖路易便引進了這種新發明。到了一八八零年,一些富有人家開始使用電燈。一八五零年代,大量的德國人及愛爾蘭人移民到聖路易。德國來的移民者大多是有錢人,他們移民是為了逃避國內的政治災難。他們大多定居在地理環境和德國類似的中密蘇里州附近。愛蘭人則因為國內馬玲薯收成不好,為了逃避饑饉恐慌,這群貧窮且大多屬於文盲的愛爾蘭人移民到了聖路易。愛爾蘭移民中有一個名為莫飛(Joseph Murphy)的,學到了怎麼做馬車的方法,他將這種技術運用在商業上,特別做了一種可載重五千磅貨物的馬車,這被命名為莫飛馬車(Murphy Wagon)的交通工具,後來被運用在往西的聖塔菲路道(Santa Fe Trail)。

一八六一年,美國南北戰爭爆發,其中有百分十一的戰場在密蘇里州內進行。密蘇里州雖屬於南方的奴隸州之一,在內戰時,密蘇里州其實是站在聯軍的同一陣線。戰後,各種行業繼續蓬勃發展,聖路易運動(St. Louis Movement)的推行使聖路易成為哲學及文化的重鎮之一,其時,聖路易運動根據德國著名哲學家黑格爾(George Wilhellml Hegel)學論所進行的多項活動,對中西部文化上有深遠的影響。

普力茲(Joseph Pulitzer)十七歲時從匈牙利移民到美國,一八六八年搬到聖路易,在一家德文報社當記者。一八七八年,他出資買下瀕臨破產的聖路易快遞報(St. Louis Dispatch),後來又和傍晚郵報(Evening Post)合併,成為聖路易最大的報社『聖路易郵訊快報』,每年頒發的新聞界最高榮譽─普力茲獎(The Pulitzer Prize)則是他的人間遺愛。

(三)工業期 (1900-1930)

一九零零年至一九三零年之間是工業發展最明顯的時期。早期使用的馬匹和瓦斯路燈等交通用具日漸式微,蒸汽引擎的使用將全美帶入一個新的交通時代。

一九零二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詩人艾略特(T. S. Eliot)在聖路易出生,他的作品『荒原』(The Wastland)被視為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的作品之一,他的祖父是華盛頓大學的創始人。

一九零四年,聖路易在現今的森林公園同時舉行了萬國博覽會和奧林匹克運動會。來自世界四十三個國家的藝品及工業製品等分別在十二個展示館展出,各國食物及各式各樣新奇的物品,在連續七個月的展期中,吸引了兩千萬人次的參觀,美國人喜愛的冰淇淋和熱狗,也在萬國博覽會中首次出現。Anerew Sterling 和Kerry Mills寫下『與我相遇聖路易』(Meet Me In St. Louis),成為當時最為流行的歌曲。

萬國博覽會提供一個公開場地讓世界各國彼此觀摩,當時的中國正值清朝,光緒的侄子溥隆帶領了一批官員學士也到聖路易參加這個盛會。博覽會對代表中國的溥隆一行備極禮遇,提供了一個庭閣式的中國館,展覽自中國萬里迢迢運到的青銅、磁器、絲綢等細緻精美的手工製品。根據歷史博物館的資料記錄,當時西方人士雖對溥隆一行的彬彬有禮印象深刻,但也深覺『中國企圖以其富有歷史悠久文化之姿,意圖向世界表示,中國是文明世界裡的大家長。』其時日俄戰爭正在中國境內如火如荼開打,溥隆一行主要在學習西方的科學技術及欲與西方溝通的意願,但放不下的身段,領受了西方人士背後的指點,滋味雜陳。溥隆也深深感受到,一個東方臉孔要和西方人談論文明與挑戰,是對耐力和外交手腕的極端試煉。

進入二十世紀後,因為收音機、留聲機和電風扇的發明,及電動車的使用,人們不再單靠社區聯繫來傳遞消息與交往。當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一九一四年)後,男人上前線打仗,女人留在後方,成為家庭裡收入的主要來源,她們除了要縫製戰衣支援前線,更要外出尋找工作。由於角色型態的轉化,女權意識逐漸抬頭,要求女人有投票權的聲浪日張。一九一九年,國會終於通過法案,允許女人有投票的權力。

汽車的引用讓人們更能快捷的臨近地區交通,一九二三年,在全美註冊的汽車估計有13,300,000輛,直到一九二九年,聖路易擁有219家的汽車製造廠。

陸地交通工具更迭,天空的交通工具亦不惶讓,熱汽球在此時是熱門的交通工具,一九零八年,聖路易舉行了第一屆熱汽球追逐比賽,現今每年九月仍在森林公園舉行。一九二七年五月二十日,得自聖路易十位商人資金相助,林白(Charles A. Lindbergh)駕駛單引擎飛機『聖路易精神號』(Spirit of St. Louis)由紐約直航巴黎,飛越大西洋,締造人類飛行史的偉大成就。

由於全美的酗酒及犯罪案疊疊高升,為了減低犯罪率及因飲酒引發的疾病問題,聯邦政府通過了禁酒條例。條例的通過雖然表面上使酒品消聲匿跡,但在商家、旅遊者及飲酒人士的愛好推引下,地下酒廠及暗盤交易帶來更大的幫派問題。禁酒條例在眾方壓力下,於一九三三年解禁。

(四)現代期 (1930....):

毛皮交易是建立聖路易的重要關鍵,皮耶•拉克雷在一七六四年開始他和印第安人之間的毛皮交易活動,由於擁有眾多海貍,使得許多商家在聖路易設立許多的毛皮商家。一八四五年時,因為常久以來的捕殺,使得海貍數量驟減,而有識之士也意識到濫殺的嚴重,紛紛呼籲停止獵捕海貍,毛皮的交易也因而日趨轉淡。

大約在一八五四年,鐵礦將聖路易帶入工業時代,將之用來製做各式各樣的廚具和圍欄。一八八零年代,蒸汽船主控河道航運將近有三十年的歷史,且成為奧瑞崗行道(Oregon Trail)的主要路徑。一九二零年代,鐵路穿越全美,成為劃時代的新交通工具。

一九三零年時,聖路易市從舊法院附近移出,在那段時間,路德•史密斯(Luther Ely Smith)和其他民權領袖提倡建立一所榮耀湯瑪士•傑佛遜(Tomas Jefferson)往西拓荒的紀念館,也進而進行聖路易的城市整修與復興。傑佛遜紀念館於是在一九三五年建立完成。

二次世界大戰帶來的聖路易的經濟繁榮,因為美國的小型武器有百分之四十是在聖路易的威登企業(Weldon Springs Ordnance Plant)製作的。戰後房屋的短缺,迫使將居住環境從市區移到了市郊,拓寬住家的範圍,這同時,也是聖路易市中心區文化及商業凋零的起端。

一九四八年芬蘭籍的建築師艾洛•賽瑞南(Eero Saarinen)贏得整建傑佛遜紀念館的二十二萬五千美元競賽獎金,由他及一群優秀的工程師,在傑佛遜紀念館舊址,設計建蓋了往西拓荒的紀念碑,聖路易拱橋(Gateway Arch)。聖路易拱橋完成於一九六五年,西拓博物館則位於拱橋底端的遊客中心,於一九七六年對外開放。舊法院自一九四零年整修,在一九四三年開放遊客參觀,並加設了許多聖路易發展的歷史照片及資料,一九七九年則再度整修並增加樂更多的歷史資料。曾獲有普立茲獎及全美書籍獎的華聖頓大學教授兼詩人,霍華•奈門洛(Howard Nemerov)於一九八八年獲得全美桂冠詩人獎。

來自芝加哥牧師家庭的愛德華•里維斯(Edward Gardner Lewis)看中了鄰近華盛頓大學及萬國博覽會會址的森林公園旁一大片原野,大舉募款興建,由於是沿著華盛頓大學路道興蓋,便將新起的城鎮命名為大學城。大學城上的黛瑪大道節比麟次多元化及多族裔的商家,已蔚為聖路易的遊樂景點之一。一九八八年,在一個名為『聖路易名人步道』的團體籌措之下,戴瑪大道上,從藍莓谷餐廳前開始,一連串鑲嵌在地上的星狀銅雕塑,刻寫對聖路易著有貢獻的名人偉蹟,是目睹聖路易興啟史的簡章。

一九九三年,聖路易大水災,淹沒了許多民房與商家,是聖路易歷史上的大災難。聖路易棒球紅雀隊全壘打王馬拐爾於一九九八年打破全壘打世界紀錄,以七十枝全壘打封冠棒球史;二○○○年聖路易公羊職業美式足球隊榮獲世界盃冠軍。

從拉克雷到聖路易開始,幾經歷史轉折,現今的聖路易高速公路環道、鐵路、交通及河運,交通便捷,儼然是交通及貿易的轉口中心站。直航歐洲的空中航道,使聖路易成為旅遊的重鎮。聖路易同時也是許多名列財富雜誌(Fortune)五百大商家企業的總部所在,如Boeing, Anheuser-Bush, Monsanto, Ralston Purina, TWA, May Department Store(Famous Barr)。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