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安格斯•迪顿 (Angrus Deaton)
研究贫困经济 肯定中国发展

0
2227
美国经济学家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图片来源:中新网

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现年69岁的经济学家、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安格斯•迪顿(Angrus Deaton)。诺贝尔经济学奖委员会表示,安格斯·迪顿因其在消费、贫困和福利方面的出色研究而获得此项殊荣。

瑞典皇家科学院在声明中称:要设计促进社会福利、减少贫困的经济政策,我们必须首先理解个人的消费选择。没有人比安格斯·迪顿更多的增强了我们对此的理解。通过连接详细的个人选择和聚合结果,他的研究改变了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和发展经济学。

安格斯·迪顿在随后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其实自己还有点困(因为美国普林斯顿还是早上7点半),他是从朋友口中得知自己获奖的,感到非常开心。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关注难民危机

质疑国际救援贫困能力 肯定中国发展
安格斯·迪顿在采访中说,“我们并没有走出贫困的森林,对于地球上许多人来说,情况糟糕极了。”他说,贫困问题目前仍然非常严峻。他说自己不想做“盲目乐观”主义者, 因为现在世界上仍有许许多多的成年人和孩子身处贫困的境遇。

此外,安格斯·迪顿还指出了难民危机的“历史根源”。他说,几百年来贫富国家发展不平衡,而那些生活在落后国家的人们需要更好的生活,于是贫富国家边界便产生巨大压力。 他认为,停止处于战区国家的政治动乱,会对难民危机有短期帮助。

迪 顿曾指出大多数西方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并未接受过援助。(二战后美国援助欧洲的马歇尔计划是个例外,但该计划的资金主要用于战后重建而非发展经济。) 除此之外,中国与印度也在获得相对较少的西方国家援助的情况下帮助数亿人摆脱贫困,这一点以中国尤为甚。 迪顿强调,资助者要切记,不能干涉被资助国政治和社会各派势力的事务,因为这些势力足以改变国内的基本局势。 实际上,非洲多个国家人民的生活水平较1960年生活水平反而有所下降,这与其说是援助项目未起作用,不如说是独裁政府和内部派别纷争使然。

迪顿与夫人:同为普林斯顿大学教授

迪顿的夫人安妮•凯瑟琳•凯思。图片来源:凤凰网

迪 顿的夫人安妮•凯瑟琳•凯思(Anne Catherine Case)也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而且是普林斯顿经济系的副主任。 安妮是美国人,1980年获得纽约州立大学ALBANY分校学士,1983年获得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公共和国际事务学院MPA,1988年获得普林 斯顿大学经济系博士。 1988-91年在哈佛经济系担任助理教授,1991年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挖来当助理教授,并任教至今:1991-97年在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担任助理教 授,1997年晋升为正教授,数年后又晋升为讲座教授(Alexander Stewart 1886 Professor of Economics and Public Affairs)。
现为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Research Program in Development Studies的主任,同时她还是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的副系主任。凯思的研究领域与迪顿有很多相似:发展的微观经济学基础、健康经济学、公共经济学、劳动经济学等。

迪顿著作选读:

图片来源:华尔街见闻

两年前,迪顿出版著作《逃离不平等:健康、财富和不平等的起源》。纽约时报对此书做出以下书评:

普 林斯顿大学广受尊敬的教授迪顿不涩于指出当今世界的问题——无论这是问题是富裕国家的收入不平等,还是中国和美国的健康问题,或是非洲的艾滋病问 题。书中的大部分都围绕着这些问题和潜在的解决方案。不过,迪顿的核心观点非常的正面,几乎很光辉。在最有意义的指标上——我们活得多久、多健康和多快乐 ——我们的生活从没有比今天更好。与之同样重要的是,我们的生活在不断进步。

在书中,安格斯·迪顿讨论了以下问题:不平等导致了哪些问题?不平等到底是有益发展还是有害发展?我们所谈论的各种不平等中,哪些是至关重要的?让少数人先富起来,是否对社会有好处?如果没有好处,那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规则和制度是否正确?

安格斯·迪顿在书中表示,整个资本主义发展史可以理解为“大逃亡”的历史,借市场之力,发达国家率先逃离了贫困、疾病和不幸,而许多发展中国家仍在“大逃亡”的道路上。

前现代社会人均寿命仅30-40岁,他们一生中都有挨饿的经历,其中80%的人属赤贫阶层。这其中,有制度因素、科技因素、商业因素、文化因素等,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天,有的发展中国家已改变了这个局面,有的却依然如故。

其实只要推广廉价的抗生素,就能延长人类的平均寿命,可仅靠市场够吗?

现代人一生下来就被注射了各种免疫针,这是作为前提接受的,我们并没选择过,换言之,我们得到这些基础性的东西,因为有政府保障,而不是因为有市场。这恰好说明:逃离贫困,政府有责。

现代化不只是市场的成长史,也是公权力的成长史,只有它不断担负起新的责任,传统社会才有了“逃离”的条件。
人物介绍:
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1945年10月19日出生在苏格兰爱丁堡,是一位微观经济学家。
曾就读于爱丁堡Fettes学院,是爱丁堡Fettes学院的基金会 学者,并在剑桥大学获得他的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他在那里工作中的应用经济学系教授、理查德·斯通爵士和特里·巴克菲茨威廉学院的研究员和研究主任。
1978年该协会首届弗里希奖的获得者、BBVA基金会经济、金融与管理知识前沿奖获得者。
与John Muellbauer共同开发的近理想需求体系而为众人所知,其在收入不平衡、福利国家的贡献以及公共部门经济学等领域有深入研究。
主要著作包括:《经济学与消费者行为》、《了解消费》、《家庭调查分析:发展政策的微观经济方法》、《逃离不平等:健康、财富和不平等的起源》。
目前,他是普林斯顿大学(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Dwight D. Eisenhower国际事务教授,伍德罗·威尔森学院与经济系经济学与国际事务教授。此前,他曾在剑桥大学和布里斯托尔大学任教。
主要经历
2005-2006,世界银行研究审核委员会主席。
2006年10月,国际货币经济组织华盛顿访问学者。
2007年,全美经济学会主席。
2009年12月,哈佛大学经济系顾问团主席。
(本文综编自中新网、华尔街见闻、凤凰财经等)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