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舞蹈老师 – 十年教学服务奖得主 梁谢筱渝 专访记

0
252

小记者周密采写
指导老师孙葆青

在一个秋高气爽的周日午后,梁谢筱渝老师在圣路易斯现代中文学校二楼的一个小教室里接受了我的采访。这是我第一次和谢老师面对面地坐在教室里,感觉很不一样。我在接到小记者团的采访任务后,用心做了功课,在网上找到了十几篇关于谢老师的报道。我的指导老师也给我提供了她和师从谢老师多年的几位舞蹈班学生的采访记录。

说来我也算是谢老师的老学生了,因为我六岁的时候就上过谢老师的课。不过后来因为谢老师的课太受欢迎,她只能给十岁以上的孩子开班。好不容易等到我十岁,妈妈迫不及待地给我抢注了谢老师的舞蹈班。

谢老师一直是以严厉出名的,跟我美国的老师们不太一样,她不会一味地夸你,捧你,而总是非常准确地指出学生动作的不足之处。在我们不得要领的时候,她会亲身示范,陪我们一遍又一遍地练,直到我们的动作达到她的要求了,才会表扬我们。

说实话,我们开始都有点怕她,但师从谢老师几年后,我们的舞蹈都跳得越来越好了,所以大家都希望跟著谢老师一直跳到上大学。去年我们排练的“草原上的格桑花”,谢老师唯美的编舞加上专业的服装和造型,让我们一个个都成为美丽的格桑花绽放在舞台上。

我一直很好奇,谢老师明明是广东人,怎么名字里有个“渝”?原来,谢老师有个爱好文学书画的父亲,曾在重庆读书和教书,她就出生在重庆。谢老师虽然是家里的长女,却永远是爸爸心里的“小竹子”。

她在广东舞蹈学校毕业后,因为扎实的基本功和过人的弹跳力被文工团选中参演“红色娘子军”。学民族舞的谢老师只到中央芭蕾舞团学习了两个星期,仅用了两个月,就排出了和原版一样的经典芭蕾舞剧。要强的她,为了演好舞剧中的女一号,刻苦训练脚尖技术,十个脚趾都磨出了血,染红了舞鞋。“除非不做,做了就要做好”,这一直是谢老师的原则。

二十多年前谢老师一家搬到了圣路易斯。不幸的是她的家人身体相继出现了问题。谢老师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压力要同时照顾三个病人,只能把心爱的舞蹈放在心底。期间,中文学校苦于找不到专业的舞蹈老师,一直托人联系她。2009年的新年,中文学校的校长亲自到谢老师家拜年,并再次恳请谢老师仼教中文学校。当时中文学校已经成立十年了,还没有一支像样的舞蹈队。谢老师被感动了,终于答应到中文学校担任舞蹈老师。

她当时就下定决心,既然答应了,就要干出点名堂。果然,现在的中文学校成立了专门的艺术团,每年有很多正式的演出,在圣路易社区的文化活动中,都有艺术团的参与。我才在谢老师大班上了一年课,就已经上了一回春晚和一次中华日的表演,好开心。

谢老师跟中文学校可谓有“缘份”。她在中文学校有需要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慷慨解囊。谢老师在参观了中文学校的新大楼后,总觉得空荡荡的大厅缺了什么。她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以前她的先生,一位专业的小号演奏家和作曲家,坐在家里钢琴前作曲和指导学生们练习的那种艺术氛围。于是谢老师刹那间明白中文学校缺什么了。既然是中文学校在她最困难的时候给了她一个很好的发挥专业特长的平台,让她的情感得到了寄托,又恢复了冲劲,那她就想到给中文学校赠送架钢琴。

有了这个想法后,谢老师就跟她的孩子们商量,女儿和儿子都竭力支持,说算是圆了父亲的遗愿。谢老师也是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先生的思念。于是谢老师的儿子就把一架崭新的钢琴送到了中文学校。真是善良有爱的一家人。谢老师的孩子们从小在音乐和舞蹈的熏陶下长大,自然是多才多艺。女儿的蒙古舞在高中时获得了香港元朗区舞蹈比赛一等奖,儿子会舞狮,小孙女才三岁,也开始学芭蕾,看到奶奶转圈会激动地鼓掌叫好。

谢老师有幸福的三“好”家庭,为了学校的各种演出和比赛,她多次放弃了和家人一起度假,和孙辈们一起享受天伦之乐的机会。让我高兴的是,在接下来的节假日,她终于可以和朋友及学生一起去佛罗里达海边度假并放松几天了。谢老师除了舞蹈外,也喜欢养盆景和听音乐,并且还是家庭聚餐的主厨,拿手的广东菜有清蒸鱼,贵妃鸡,鱼头豆腐煲等。

谢老师不仅有舞蹈专业的艺术修养,而且还有极高的文学修养。她随手发在微信群里的一些话让我觉得如果让这位舞蹈老师教语文绝对没问题。这是她今年在教师节发在群里的一段话:“在我的课堂上没有朗朗的读书声、没有引人入胜的实验、更没有沉甸甸的教科书,但却有悦耳的音乐伴随我近乎声嘶力歇的叫喊声!我喜欢做示范,一遍又一遍,面对刻苦努力学舞的你们时而批评时而表扬甚至还会强迫下腰搬腿练翻身旋转。。。直到下课;排练中也是如此直至舞蹈完美上演。我是一位让你们流汗流泪又开心快乐的舞蹈老师!”

谢老师德艺双馨,上面是她的真实写照。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