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背景成障碍 亚裔乳腺癌患者应正视病情

0
2649

据全美广播公司新闻频道(NBC News)26日报道,2009年4月,伊丽莎白•欧阳(Elizabeth OuYang,音译)在一次冲澡的时候感觉自己胸部有肿块,这让她立刻想到了自己死于乳腺癌的母亲。之后她果然被确诊为乳腺癌。

不过跟她默默与乳腺癌作斗争的母亲不一样,从事民权律师工作的欧阳表示,自己不愿意关起门来接受治疗,她的父母是来自中国佛山和上海的移民。但是,她却发现要寻找可以交流的患病亚裔女性太过艰难。

她的家人让她选择白人女性进行交流,这让她了解到第一次化疗是什么感觉,在治疗期间参加的微笑课程也能纾解压力。参加的这些课程对欧阳帮助很大,也让她更加渴望与其他亚裔女性就此进行交流。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我真的很想和其他亚裔女性患者进行交流,因为我们在文化上有共同点,她们能够理解我的恐惧,知道我在做决定时的想法。”欧阳说道。她还参考了波士顿和纽约的很多书店,却发现难以找到亚裔女性对抗护腺癌的书籍。

现在,在确诊患有护腺癌六年后,欧阳推出了一个名为梅花(Plum Blossoms)的博客网站,供亚裔女性在这里分享自己的患病故事和经验。“这个博客的目的是给亚裔女性提供一个平台,供她们表达自己的恐惧、愿望和经 验,让她们正视这一问题。”她说道。至于为什么要用梅花作为标志,欧阳表示这种花能够代表亚裔女性的坚强和决心。

欧阳开始从加利福尼亚和波士顿等地搜集口述历史,联系那些患病亚裔女性讲述自己抗争过程中的胜利、失败以及恐惧感。她还联系到位于加州的美国亚太裔 健康论坛(Asian Pacific Islander American Health Forum)和纽约大学的亚太裔研究所(APA Institute),寻找那些愿意在这个博客网站上分享自己故事的亚裔女性。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数据,对白人、非裔、亚太裔以及印第安和阿拉斯加本土的女性来说,乳腺癌在癌症致死率上高居第二。亚裔乳腺癌项目(Asian Breast Cancer Project)创始人以及关爱亚裔女性健康(Asian Women for Health)执行理事黄琴池(Chien-Chi Huang,音译)表示,对于亚太裔社区来说,缺乏资源和有关癌症的教育是她最担心的事。

“很多女性仍然保持沉默,因为这种概念在我们社区还不是很普遍。”黄说道,还补充表示社区教育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同时要督促医疗界“为亚太裔社区提供适当的文化和语言服务以及相关信息”。

根据亚裔乳腺癌项目数据,亚太裔女性很少有进行乳腺癌检测的。“这增加了她们的风险。”黄还表示,现在亚裔女性被诊断患有乳腺癌的年龄已经越来越小,她认为相关检测应该尽早做。

但是一些亚裔女性通常会将诊断结果视为秘密,黄说道,因为她们不想自己被视为是家庭的“负担”。

黄解释道,预防的概念在亚太裔社区并不普遍,因为很多人都会等到确诊以后才会就医,或者说认为医院是一个只有生病后才会去接受治疗的地方。

“人们不把预防性护理当回事。”她说道。

亚太裔健康论坛高级总监罗克萨娜•鲍蒂斯塔(Roxanna Bautista)表示,对亚太裔女性来说,尽早接受乳腺癌检查很重要。不过,鲍蒂斯塔也指出,文化、语言和教育程度可能成为亚太裔女性接受这一检查的障碍。

欧阳还补充道,女性通常喜欢以私人的方式处理这类问题,不太愿意对家人和朋友披露自己的健康问题,亚太裔女性更是如此。

“她们默默地抗争,因为我们的文化教育我们照看自己的家庭,不要依靠外力;报喜不报忧。”欧阳说道。对亚裔女性来说,家庭的优先级很高,她们将孩子和老人看得更重,而不是自身的健康。

在确诊患有乳腺癌之后,起初欧阳也将之视为秘密,直到她将病情透露给雇主和家庭成员以及朋友们知道,才感觉轻松了许多。

欧阳希望自己的博客网站能够得到更多关注,好在不久的未来能够得到赞助,让她能够将内容翻译成各种不同的语言。

最近一个华裔女性的故事就让她备受鼓舞。这名女性表示,她的博客上那些跟自己一样的普通患者的故事让她更加感同身受,而不像有些地方只登载名人的故事。这些故事让她开始更加积极看待自己的病情。

“我希望这个项目能够让其他亚裔女性更积极看待自己的病情。”欧阳说道:“你可以不选择公开,但是我希望她们知道分享带来的好处。”

2015-10-27 01:28 来源: 侨报网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