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杯滿溢 • 恩典之路 – 聖路易中文學校創校校長 羅大楨博士 新書

0
1128

序 沈辛六博士

我和一般的少女一樣,總希望未來的那一半是位白馬王子,但是上帝給我送來個又黑又胖又矮的小子。在他的呵護下,我對自己愈來愈有信心。我在學術和職場上的成功都該歸功於他。我不怕跌倒,因為他一定會扶我起來。我的信心也愈變愈強,人也變得能幹了!他常說他引發了我的潛能。沒想到跟他結婚都已經54年了,上帝的安排真是奇妙。也給我上了一課不可以貌取人的人生課程(申命記 1:17:馬太 12:14 )。

我和羅大楨初識於台北美南浸信會懷恩堂,那時他是中級助道會的會長,一直到他南下就讀陸軍官校為止,都是我們的會長。我一向很欣賞有領導能力的男孩子,所以在他去讀軍校時,我們都拍手讚賞。尤其是他帶領陸軍官校學生團參加國慶閱兵站在指揮車上的英姿,更令我們心儀。

他畢業後在軍中服役,在假期中都來懷恩堂聚會。直到有一天發現他在追求我時,不禁有點猶豫。因為我們家對軍人的印象不太好,在大陸時的家曾被散兵遊勇佔據,留下很不好的印象。當我收到他的第一封信時,我心中又高興,又恐懼,因為我一直很敬佩他,但是想到要作他的妻子,那又當別論了。

可是他寫得一手好字,第一封信洋洋大觀,贏得媽媽的讚賞,所以準我們交往。後來談到要訂婚時,媽媽就有點猶豫了,因為在大陸時被散兵騷擾的事對她是記憶猶新(那時爸爸在美國),聽我說他爸爸是位上將軍人,所以要求和羅爸爸、媽媽見上一面再做決定。

羅爸爸是軍中有名的儒將,博學多才,長得比他兒子瀟灑。所以一席談話後,就敲定我的終身大事了。當媽媽告訴在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作交換學者的爸爸我要訂婚時,他馬上就問是不是那個像張飛的小子?原來當年在懷恩堂大楨要跟人打架一事,他恰巧在場,所以對大楨的印象不佳。但是爸爸的印象並沒有影響到媽媽的決定,不過要求大楨服役期滿後必須退伍。羅爸爸、媽媽立刻應允。大楨常說他婚姻,他的老爸居功甚偉!

我和大楨訂婚56年,結婚54年,開始的十年很辛苦,為了我們的未來,我們分開了六年,為的是要保持我的學歷、經歷,將來可以回台灣教書,還跟老師到費城的達克索大學(Drexel University)工作兩學期。

大楨在獲得碩士學位後,回台灣在陸軍官校機械系教了兩年書。後來又考上公費到德州大學轉讀電腦系,攻讀博士學位,畢業後決定申請退伍。他到在達拉斯的德州儀器公司上班兩年、同時歸還公費,而後轉到聖路易的麥道公司(McDonnell Douglas)任職,我則留在奧斯汀攻讀博士學位。直到1976年我獲得博士學位,到聖路易去工作,我們這個家庭才真正地生活在一起。

2007年五月二十六日中午,中華日籌備委員在聖市味香海香大酒樓為中華日創辦人,前中文學校校長羅大楨、沈辛六博士夫婦歡送餞行。羅大楨夫婦決定在退休後搬到德州Austin與父親居住,羅校長夫婦兩人對聖路易華人社區極具貢獻,創辦聖路易中文學校,創立聖路易中華日活動,擔任社區、社團領袖,為聖路易社區和海外中文教育貢獻近三十年。

在這些高山低谷的日子中,我可以把大楨的個性歸納成下面幾點:

(一)他是個熱愛大眾,為人坦率,熱心公益,幫助他人的領袖人物。不論到那兒,他總是被推舉來帶頭。他的長處是「守成」,人人都知道創業容易守成難,所以常常被選擇連任。我們兩對於海外中文教育都有負擔,對提高華人形象更是不留餘力。

我們在1979年共創了聖路易中文學校,我擔任首任校長,他接下來擔任校長,可是每當他要下台時,接任的校長總和家長會有意見,結果又是他來收攤子。他退休了三次,又回來服務三次,一共做了16年校長,也擔任過副校長、教務主任、總務主任、還當語文老師,除了財務主任外,幾乎都做過。

他的做事原則 是三大公開:財政公開、人事公開、政策公開,至今中文學校還在以這些「公開」來運作。後來我們在1994年創立了中華文化協會,把聖路易的中國社團聯合起來辦中華文化節,向社區推行中華文化的教育,我當了兩年主席,交給大楨,他一直做到2005年他退休為止。這個中華日的活動是目前聖路易華人社區最大的推行文化的活動,義工和表演的人們高達五百人。

(二)他為人木訥,不善做作,也不長於交際。但是他在公開場合講話,卻口若懸河。他說這是他老爸的教導,要少講多聽,因為當你在講話的時候,就沒有機會聽別人的意見。

他的口德是一流的,從來不說別人的壞話,不管在人前或人後,他說的話都是一致的。所以我們結婚這麼多年,他從不跟我爭吵。最多講個歷史故事給我聽,讓我聽得津津有味,忘掉為什麼生氣了。過了一兩天我才知道他所講的故事內容,是在說我的不是之處。我們的女兒小時候常問我們,“你們是怎麼吵架的?”因為她同學的父母常常在他們孩子面前吵架,而她從來沒見過我們吵架。

(三)大楨不是個完美的丈夫。但他生性開朗,對很多事都不太在乎,非常名士派。我們剛結婚時,我很不習慣,但是我們截長補短,相輔相成,所以即使他缺少浪漫的情趣,我也就接納了他的名士作風,因為結婚是接受對方的「全部」。

有一次他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居然去買了一套很開放的睡衣送給我做生日禮物。我不太喜歡這種粉色低領的睡衣,就拿去退了。結果被媽媽教訓了一頓,她說妳先生難得買個禮物給妳,再不喜歡也不能表示出來,竟然去推掉。這對妳們的婚姻是個「負數」。果然他從此不再買禮物給我了,我真是又上了一門婚姻課!

我們倆個性迥異,我是早起鳥,他是夜貓子;我喜歡園藝,他只喜歡文藝。能維持這樣的婚姻需要很大的努力,他常說美滿的婚姻是0.5+0.5=1,而不是1+1=2我們都儘量向這個方向走,所謂「退一步,海闊天空」。兩人在吵架時,只見狂風暴雨,而看不見對方的青山綠水。主耶穌教導我們不要只看見對方眼中的刺,而沒看見自己眼中的樑木(馬太 7:4; 路加 6:42)。

(四)他熱愛朋友,也很樂意幫助他人。我常常笑他是個公眾的人,但是他從來做事不求回報,只求問心無愧。所以他的朋友們都喜歡他,像2018年10月,聖路易一批老友,聽說大楨因為洗腎而不能離開奧斯汀,就決定都來奧斯汀看我們。相聚在一起五夜四天,大家都很珍惜這幾天的相聚,雖然每個人都花費在千元以上,但友情價值遠勝過金錢。大家在明年還要來聖路易看大楨,共聚一堂,重溫舊事。

我還沒有見過有那位朋友會有如此的待遇,希望這份友誼能長存!我們兩人都好客,在聖路易的時候,每年陽曆和陰曆的除夕都在我們家慶祝,直到我們搬離聖路易。許多住在聖路易的朋友們說在我們走後,再也沒有類似的慶祝活動,都非常懷念那段美好的時光!

金婚歐洲河航旅遊日誌

我很慶幸上帝為我安排這位黑馬王子做我的人生伴侶,正如經上所說,「上帝的作為,不是人所能滲透到」。我們沒有激情,但是永遠沉醉在結婚初期的溫馨生活中。

上帝給我無數的恩典,給我健康的身體和開朗的個性,能有足夠的精力和樂觀的心情來照顧大楨。我深信我們會攜手同行,共同克服眼前身體上的挑戰。

聽說他要把歷年來所寫的文章匯集成冊,來和親友們共同見證上帝對我們的恩典,我舉雙手贊成。他的文筆流暢,用不著我去「為書制肘」,我只能幫他的書稿校對或提供些意見願主成全他的心願,完成福音撒種的工作,讓聖靈去澆灌成長吧!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