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你,送给之后每一天的自己 – 魏子涵

0
3286
南京的元宵节

两个月了。其实说得沉沉重重像有分量,并不是很长的一段时间。
我是个不太擅长把很多事情写得明明白白的人,且把这篇本应该为周记的文章,改成随笔好了。
说实话,我对这两个月的自己,一点都不满意。
临行前,妈妈问我:“会想家吗?”我嬉皮笑脸地回她一句,“谁会想家啊?走了啊。”手里攥着护照提着行李就往检票口里冲。
我知道,是自己在骗自己。
小时候也来过美国,只不过是跟着妈妈一起来的。住在孟菲斯,一共三口子——我妈,我,还有婆婆。当时最怕的就是妈妈不在身边,毕竟自己除了知晓二十六个英文字母和几个简单的英文单词外,什么都不会了。婆婆和我情况差不多,虽然每天从学校回到家她都会为我做好饭,陪着我学习,但归根到底还是找不到妈妈在身边的安全感。
小时候特别爱哭,面对困难却因为无知而天地不怕。在学校里逐渐和大家打成一片,操着流利的英语与他人交流。甚至在回国之后发现自己已把汉字忘了一半。
我很羡慕当时的自己。羡慕他的无畏。只可惜我不再像他一样任性大胆了。
过了检票口后是长久对着爸爸妈妈离开的方向的注视,是在空间里发一条长度无可匹敌的说说,和曾经熟悉的面孔告别;是急急忙忙下载自己爱听的音乐,是依依不舍地和关系最好的朋友说“再见”;是不停告诉迷茫的自己,你要坚强。
太多的事情在我们的嘴里,都显得轻轻松松没有压力,实际上真正承受了多少,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你会感受到,住家的房子比自己家的大不知道多少倍,却还是想念自己翻来覆去任意蹂躏的床角;身边的人把你当贵宾一样接待着,但还是没有那些可以和你打打杀杀吵吵骂骂之后依然可以一起打球一起开黑的朋友来得亲切;你会在理科方面碾压很多美国同学,然而失去了在中国去缠着班里学霸只为解开一道难题的快感;你的困难会得到重视和照顾,但微笑过后,辛酸不过还是得留给自己。

和自己死党在初中毕业聚会上的照片

真正自己一个人过活,才发觉曾经所钟爱的独立在自己的情感面前是多么脆弱不堪。在中餐馆尝到一口自己爱吃的铁板烧就会鼻子一酸;有的时候,一包简简单单的泡面也可以吃得津津有味;一首歌,一部电影,就足以落泪了。落叶需要归根,人也是有“根”的意识的。
那条支撑自己的根,就是家啊。
跟朋友聊天,朋友调侃:“大男子汉了,还多愁善感起来了啊。”是啊,树没有了根会枯死,人离开了根,心也会慢慢磨损凋零的。即使是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好好的,可是没有曾经的你们的陪伴,失落是常态。
我终究还是不够坚强,做不到放下你们,做不到不念家,做不到不在漫漫长夜里,梦着自己的过去和未来。
“孤独既是难以规避的病,尝试着带着它一起生活吧。”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