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群体:天堂中那些易失足的小留

0
3122

根据警方的记录,最近在罗兰岗一带连续发生了两起青少年学生群体斗殴事件,参与者中包括一些尚未进入大学读书的中国小留学生。在这两起斗殴事件中,至少有8名参与其中一起斗殴事件的小留学生被捕。此前,翟芸瑶案件当事人已被定罪,可这似乎并未让这一群体学到什么教训,他们当中仍有不少人课后依然欢聚在学校附近的波霸店内,夜晚仍打电玩至黎明。许多人来美三四年了,可英文没有什么进步。人们普遍认为,这些小留的根本问题是缺乏监管。

空降小留:在天堂中放任自流

人们常说美国是儿童的天堂,这话对于那些远道从中国来的小留学生却有另一番含义。他们从天而降,远离父母,来美后生活在当地的寄宿家庭内,无人监督他们的学业及日常生活。在这一群体中,年龄小的只有15岁。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刑事律师弗雷德(Evan Freed)说,这群孩子缺乏监管是肯定的。他们中许多人整晚不睡觉,玩电玩,吸烟,酗酒,放学后花许多时间交友,身边没有父母,没有监护人,没人管他们,而这些小留远在中国的父母未必知晓这种情况。他们的父母只知道送孩子来美国是为了让他们接受更好的教育,过更好的生活。他们原指望那些所谓的监管人,即他们寄宿家庭的人在学校或家中能监管这些孩子,不让孩子们在学业上或日常生活上有任何闪失。

弗雷德说,可实际上被许多小留家长认为是监管人的人,其实只是些家长给钱他们为小留提供住宿的寄宿家庭的成员。这些寄宿家庭的人从未对小留的校内外生活提供任何指导,也未监管过他们的学习成绩。华裔刑事律师邓洪表示,除了留学生绑架案外,他曾遇到过更多的案例。

邓洪说,一年多前,他接到一个案子,一名年仅16岁的小留学生在其La Puente的寄宿家庭游泳池内溺水身亡。家长委托律师状告寄宿家庭疏失,但律师调查后得知,这个寄宿家庭的人根本不是屋主——房子是他每月花2000元租来的,他家住了5个小留学生,每人每月房租是1500元。律师进一步发现,这个租给小留房子的人,前科累累,刚刚出狱不久。

16岁的小留在寄宿家庭的泳池内溺水身亡时,房东并不在家,更不知情,是受害人的父亲从中国打电话找自己的孩子找不到才通过中介找到了房东,当发现身亡的小留学生时,这个不幸的少年已在泳池中泡了4小时。这位小留的房东除提供住宿外,每天负责接送这些小房客上下学,以及给他们买披萨饼。后经调查发现,房东对这位不幸小留的死不承担任何责任。

邓洪的律师事务所前不久还接到另一桩小留的案子:一名15岁即被父母送到美国留学的女生,常因酒驾被开罚单。因这名名叫瑶瑶(化名)的小留未成年,每次来见律师时,律师都会让她请出监护人。瑶瑶在第二次聘请律师帮忙时,律师发现她的监护人与以前的不同,便问瑶瑶这人是谁,瑶瑶回答说这是她的新男友,今年25岁。律师便问这名男子是否知道瑶瑶年仅16岁,这名男子表示知道。律师追问说,你是否知道在加州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是犯罪行为?这名男子毫不在意地答道:“有吗?”

邓洪建议说,若要送孩子到美国来留学,孩子的父母至少要来美国实地考察一次,然后再决定是否要送他们来;此外,邓洪建议,若可能,最好不要在孩子18岁前送他们独自到美国来读书。

寄宿家庭80%不具法律监管权

据律师观察,目前在洛杉矶地区收留小留学生的寄宿家庭80%不具备法律监管权,即这些收留小留学生的家庭,大多都属寄宿家庭,家庭成员中无人具备法律监护人资格。

洛杉矶华裔律师邓洪表示,法律监护人的责任是与父母的责任划等号的,孩子在外面闯了祸,法律监护人要承担责任,孩子逃学,法律监护人可能会被校方叫去问责,孩子生病法律监护人要送孩子就医。

邓洪介绍说,申请法律监护人资格需要一定的程序,先要受未成年人父母的委托,然后到法院提出申请,申请人要接受有无犯罪背景的调查,再接受社工人员(Social Worker)的面试。这些程序完成后两个月,法院才能决定是否认可申请人的法律监护人资格。若法院认可,即意味着法律监护人可替代父母,其职责与孩子的生身父母一样。有法律监护人的寄宿家庭收取的费用略高,一般在每月2000元至3000元之间。

问题中介:毁了孩子赚了钱

留学生在异国留学失足,是谁的问题?无人监管是直接原因,可许多人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于那些问题中介。据律师观察,许多中介在安排中国小留学生来美留学时只挑那些给回扣最多的学校,根本不管教学质量与学校周围的环境,结果毁了孩子,可他们自己却赚到了钱。

邓洪说,按要求18岁以下未成年学生要有法律监护人,但一些收小留学生的学校并未要求学生有法律监护人。结果孩子在美国无人监护,出了事情后最后知道的才是他们国内的家长。

这些中介把学生介绍到美国就不管了,而学生的寄宿家庭也只管收钱,提供住宿,学校更不干涉学生的课外生活。邓洪说,更糟糕的是,有些学校是可以买卖成绩的,如学生想要个“B”,开价是700元,如果学生想拿个“A” ,开价是1800元。

当这些年幼的小留学生出了事家长才知道受骗上当,可这时孩子的前途也许已经毁掉了。邓洪说,留学生绑架案出来后,翟芸瑶等4个家庭后悔不已,均表示当初不应把孩子送出来,但事情已发生。现在这些家庭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他们有些人即留下来陪孩子,每个星期都去狱中探访,鼓励他们。张鑫磊的父亲在国内做生意,脱不开身,可他现在每月必来洛杉矶,看看孩子。张鑫磊的父亲原本希望孩子到美国留学,然后自己的生意也能最终到美国来发展。

杨玉菡的父母受教育程度不高,但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受到良好的教育。杨玉菡天资聪颖,在国内时考上了南开中学。有一次学校组织来美游学,她便下决心进加大伯克利分校读大学。为了过语言关,他父母通过中介把他介绍到了美国读书。

 

来源:侨报网

作者:邱晨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