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题=作弊? SSAT让中国式备考再“躺枪”

0
2079

近日,一封突如其来的的邮件将原本在中国名不经传的“美国中考”SSAT(Secondary School Admission Test,美国中学入学考试)推向了舆论的中心。一面是美国的公平竞争考试理念,一面是中国根深蒂固的应试教育体制以及其所催生出的强大的考试培训商业机 器,两者的冲突终于爆发。

10月20日,SSAT官方给北京、上海考点共357名考生发送邮件,称将取消2015年9月19日中国区所有UpperLevel SSAT(SSAT高级水平)的考试成绩,原因是“有充分理由对此次考试成绩的有效性进行质疑”。

虽然目前官方仍未给出具体的原因,但有消息称,在9月19日考试后,曾有个别培训机构炫耀押题押中,导致考生大面积高分。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事件发生后,美国《侨报》记者走访了位于北京中关村的多家出国培训机构,发现这些机构的生意依旧火热,包括SSAT培训的经营者称,押题已是普遍行规,至今仍然在继续。

“SSAT成绩取消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光今天一天来咨询的人就有几十个,”在北京中关村某出国培训机构内,一位姓黄的老师对《侨报》记者表示,由于SSAT的考题重复率较高,为了提高考生分数,让考过的学生向培训机构泄题是行业内的通用手段。

火热不减

中关村大街位于北京城西北角,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中国顶级高校聚集于此。与之遥相呼应的是,道路两旁林立的巨大的出国培训广告牌。 据统计,在这个占北京总面积2.97%的开发区里,遍布近400家出国培训机构。这个曾经被视为“中国硅谷”的创业圣地正在逐渐演变为中国人出国梦的实践 地。

2008年以前,很多出国培训机构或语言机构都没有涉及SAT(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学术能力评估测试,俗称“美国高考”)、SSAT的辅导,那个时候更多是针对商务人士及想出国读大学的人。

而随着中国低龄化留学人数开始大幅度增长,SSAT作为进入北美优秀中学的敲门砖,自然成了考生最为重视的考试。在这一年,无数语言机构由普通教授语言拓展为专门培训SSAT、SAT机构,与此同时,他们还提供咨询及填写申请材料等一条龙服务。

中关村数码大厦的写字楼里就分布着约10家出国培训机构,记者查到,这里的租金最便宜的是每平方米6元(人民币,下同)一天。而培训机构的面积往往超过了200平方米。

“平时你可能觉得我们这些培训机构没人,但你到周末来看看,几乎所有教室都是学生,有的老师得忙到晚上10点才能回家”,在一家名为“赛达”的语言培训机构里,一位姓王的老师这样对记者说。

在赛达培训机构,记者看到,这间大约有500平方米大的办公室内,有6间小教室和4间大教室。据这里的老师介绍,他们实行的是小班制,“SSAT的 培训有两种形式,基础差点、还在上学的孩子,一般我们建议选择一对一,而已经退学、时间比较宽裕的就跟班走,最多也就5个孩子”。

按照赛达的课程安排,培训SSAT的学生得在周六日或平时每天完成长达6个小时的课程,再加上托福课程的学习,许多孩子几乎从上初中开始就失去了自由时间。

“有的从初三就在我们这里了,现在准备攻读大学,培训SSAT最小的孩子刚读初一”,王老师说。

天价培训费

SSAT中国考试管理中心位于上海,其官方网站上写到,该中心为SSAT在中国的战略合作伙伴和唯一指定授权管理方。在中国300多名考生的 SSAT成绩被取消后,SSAT中国考试管理中心上并没有任何相关消息,《侨报》记者多次拨打了SSAT中国考试管理中心电话,均无人接听。

据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虽然SSAT中国考试管理中心没有消息回应,但SSAT考试培训在中国是一门炙手可热的生意,这门生意明码标价,“钱途”远 大。对于SAAT考生成绩被取消一事,北京时代教育机构考试顾问李小姐称,“不用担心SSAT再次被取消,此次取消成绩的动静已经太大了,大家都受到了损 失。”李小姐称。

在北京有两家实体店的时代教育机构是一家小型留学教育培训机构,该店的SSAT系统培训时长为8个月左右,培训的价格一般在6万元,包含考试单科培训和留学申请帮助。如果还需要一对一的个人培训,价格为10万元左右。

在北京另一家机构,赛达培训机构里,每到寒暑假,这里人最多可同时接收50个学生,无论是一对一还是小班制均按小时收费,前者1小时450元,后者则高达750元。除了SSAT的课程,培训机构往往会建议他们同时完成TOEFL(托福) Junior的学习。

纽约皇后区华人家长会教育咨询顾问史欣告诉《侨报》记者,参加SSAT考试的中国学生一般申请的是美国的私立中学。私立中学又分为寄宿学校和普通中 学两类,普遍意义上寄宿中学的排名较高。很多顶级的寄宿学校需要TOEFL和SSAT成绩,而一般的普通中学则只需要TOEFL Junior或仅需要TOEFL成绩。

来自某不知名的出国培训机构负责人透露,事实上,在今年9月参加考试的考生都是已经通过了托福成绩,他们大部分都是冲刺美国顶尖的中学,甚至是美国排名前50名的学校。

他强调,为了进入私立名校,美国入学考试中作弊现象并不少见,其手段包括找人代考、利用不同考点时差为考生提前透露考题等。这样的作弊费用很贵,“额外费用”在2万元至5万元不等,这个费用大多被打包含在了培训费中,这些小培训机构开出了15万元至20万元的天价培训费。

“能来学SSAT的学生家庭大都是不差钱的。”对记者提出的SSAT培训费过于高昂的疑问,该负责人如此回应。

崛起于中关村地区的出国教育培训已经形成了一个包裹着巨大财富的产业链,而那些习惯花钱办事的家长和考生早已与之形成了天然的默契。

“机经”,你懂的

在一家名为“美博”的培训机构里,一位姓黄的老师对记者表示,他们几乎不聘请外国老师来讲授托福和SSAT课程,“因为会涉及考试技巧,这个东西只有咱们从小到大面对各种考试的中国人才懂。”

当记者提及此次SSAT取消中国考生成绩的原因时,黄老师说,“肯定是哪家培训机构行事太高调被人举报了,泄题这种事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哪家培训机构敢说自己没有‘机经’?”

所谓的“机经”指的是SSAT历年来的考题,由于SSAT的考试每年只有6次,学生一般会选择考其中的2至4次,间隔较大,而且由于官方经费不足,所以普遍存在着题目重复的情况。

“虽然中国学生的底子厚,但英语的词汇量太差,而SSAT的难点就在词汇上,根本没有规律去记忆,只能靠‘机经’了,”黄老师说。根据SSAT的要求,考生词汇量应达到1万左右,而对于中国的普通初中生往往只能达到1000左右。

“这个词汇量比面向大学生的托福考试还大,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机经’,学生根本连题都看不懂,更别说通过考试了。”黄老师说。

为了让考生顺利高分通过考试,许多出国培训机构都要求考生在考完SSAT后以回忆的方式写下所有考题。让黄老师惊讶的是,考题的重复度非常高,“对 于中国学生来说,只要稍微用心再进行真题模拟,最初可能只有1600多分,最后冲刺到2000分左右很正常,一般参加了培训班的学生高分率能达到 80%。”

毫无疑问,短短半年内大批学生增长分数超过600分这种奇怪的现象引起了SSAT官方的注意。“我觉得这还是中美文化差异的问题,但我还是担心自己的学生被抽查”,黄老师说,她自始至终都不认为泄题是一种作弊的手段,“买答案、替考才是作弊”。

事实上,无论是对于中国考生还是语言培训机构而言,单纯依靠“机经”的日子能持续多久是个问号。2016年1月,这是SSAT改革前的最后一次考试。

综合素质录取率取代SSAT成绩的时代正在来临。随着中国学生长期参加培训以及不断刷分,SSAT高分的学生每年越来越多,美国高中已很难通过SSAT分数来挑选学生。

一些培训机构已经表示了恐慌,“他们会通过GPA、课外活动特长、申请材料以及面试来对学生进行考量,我认为这些才是中国学生真正的弱处。”

押题涉违法?

此次由于涉嫌“作弊”而大面积取消考生成绩,对于SSAT考试尚属第一次。但近两年因涉嫌泄题作弊而取消或延迟发放成绩的情况却时有发生。2014 年SAT的亚洲区考场就曾爆出泄题丑闻,波及中国、韩国等多个国家。而就在3个月前,雅思主办方也以类似的原因宣布永久扣发约350位中国考生的成绩。

在此之前,诸多考试培训机构还将押题准确率作为本机构的优势,在广告中大肆宣传。

新航道教育机构是中国一家知名留学培训机构,最擅长雅思考试培训。据该机构一名培训顾问介绍,新航道会总结雅思历年来的考试题型,研究雅思官方的出 题方式,以求规避雅思考试的陷阱,这样一来就能保证考生在很短的时间内考出高分。该顾问强调,中国的考生大多有英文基础,雅思考试更多是掌握一些考试技 巧。参加该机构的培训除了能增加考生的英语能力,最重要就是掌握这些技巧,老师对考试的押题也是技巧的一种。

“新航道押题十有八九准的,至少能押准一部分题目。”该顾问表示。而针对此前9月300多名参加雅思考试的中国考生的成绩全部被取消一事,该顾问给出的答案是,每次考试都会抽查部分考生的成绩,此次被取消成绩只是考生“抽查不合格”。

该顾问分析,此次雅思考试成绩被永久取消,可能是考生把日常培训中的作文全抄上去,很多考生的作文雷同度高引起了怀疑。但他并不赞同中国考生作弊一说,只是强调这只是一种考试文化,中国学生历来重视复习,押题也是复习的升华,是中国的考试文化让中国考生容易考到高分。

就此次美国取消中国学生的成绩,纽约教育咨询顾问史欣表示,尽管中国考生考试分数很高,部分学生入学后的实践能力和语言能力较差,影响了学校的教学质量,学界对此颇有微词。

随着中国学生高分低能的案例不断出现,主流社会也对中国学生颇有偏见,认为中国学生浪费了美国的教育资源。中国学生考试作弊也是屡见不鲜,今年5 月,15名中国留学生就因在SAT、GRE(Graduate Record Examination,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等考试中找人代考受到美国联邦重罪指控,此次事件也不免有受波及之嫌。

“猜题算是对考试的一种理解吧。”针对中国教育机构的押题行为,史欣委婉地表述,在美国,学校的考试是对教学教材理解的体现,泄题和押题并不普遍,“中国式备考”实质上是涉嫌违法的,也涉及诚信问题。

2015-11-01 17:40 来源: 侨报网 作者:王伶羽、钟颖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