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子的旅行」- 酱菠萝

0
2312

【编按: 「鸭子的旅行」是来自中国,首徒加州,目前是圣路易斯John Burroughs高中11年级新生薛宇薇(Tracy)的微信平台,叙述她在美国的所见所闻、生活点点滴滴。「生命是一场旅行,深受三毛的鼓舞,码字是一种享受,希望与同龄人共鸣」 – 薛宇薇。】

加州的晴天霸道嚣张,把阴雨天挤得远远的,偶尔飘来一片幽怨的小乌云,也瞬间就被阳光驱散。
圣路易斯的天气却是百变的鬼马精灵,上一秒送你一片阳光灿烂,下一秒又是浩浩荡荡一场瓢泼大雨。
初来乍到的我,那颗努力平衡的心还是像这天气一样起起伏伏、变个不停。

话说吹熄这只不要命的鸭子,居然又一次把她熟悉的一切都抛在后头,翻山越岭来到这所臭名昭著的魔鬼“酱菠萝”高中,怀着被搞成北京烤鸭的畏惧,打着十二分的精神,沉浸在思念TVT的半抑郁状态中,就这样喜忧参半、故作轻松地开始了她的新学期。

我至今难忘在TVT的时候,那天球队训练,教练突然神秘兮兮地把我叫过去,深沉地长叹了口气:

“你跟我说说,你们学校的人真都这副德行?”

他头也没转地指向了一旁正在换鞋的Melanie,我定睛一看:两只拖鞋扔在一边,左脚黄袜、右脚蓝袜,头发明显是随手抓的一个球,几撮被遗漏的呆毛非常嚣张地高高翘起,上衣和裤子——教练开始碎碎念“你这是没睡醒直接来的吧”——的确像睡衣……

她大声抗议:“诶!不是我骗你,TVT真的就这风格,Tracy可以证明。”

我想了想,非常笃定地对教练点了点头:“TVT像家一样,太舒服啦。”

那一刻莫名其妙有点骄傲。

所以当我穿着一身酷似睡衣的衣服、顶着胡乱一把扎的冲天辫大步流星走进酱菠萝的时候……

我万万没想到自己竟成了人群中最奇葩的崽。

这学校的孩子们是怎么了!搞得这么漂亮!来学校就是要盘个腿、窝在椅子上摇来晃去地听课的——你们这精致的小裙子一穿,还怎么舒舒服服地划水!

我的疑惑不一会儿就被化解了——大家一个个都太正经了,没人在椅子上转来转去,没人舒舒服服盘坐在地上聊天,没人在课上说无关紧要的笑话(英语课除外)、没人借口上厕所溜出去看手机……

大家好像都太忙太忙,40分钟的课短到没人敢浪费一秒钟,下课铃一打,整书包的声音就像浪潮一样把我卷起来,催着我赶紧站起来,推着我往前跑——课间“休息”只有四分钟,教室还分散在四栋四层楼高的教学楼,简直跟打游击战一样。开学第一周感觉自己总是在跑,抓起书包就是一个百米冲刺,上下楼梯也是五步并三步,第二天醒来浑身都是酸胀的,我看这样下去体育课都不用上了。

然而就是赶成这样,也还是常因为找错教室而踩着点进门——幸而后来认识了几个带着我抄近路的朋友,才不用时时刻刻都担心要迟到。

唯一可以喘口气的机会好像就只剩吃午饭的时候——说到午饭,这学校居然下午一点才给饭吃!学校自己也知道这样实在太惨绝人寰,容易掀起暴动,于是刻意把第四节课间延长了三分钟,美其名曰“零食课间”,让大家去H楼取零食吃。不得不说,他们花样倒挺多:蛋糕、卷饼、慕斯、曲奇、冰淇淋,每天变着法子哄饥肠辘辘的我们别造反。食堂阿姨大概是第一次见这种一看到吃的就两眼放光的鸭子,没几天便记住了我,还会刻意给我塞双份的零食,那我自然是欢天喜地接受了。

然而如果你去问我小学一年级的班主任,你就会知道,全年级吃东西吃得最慢的那个小孩……

——那就是我。

七分钟的“长——课间”实在是不够长好不好?偏生第四节还是声乐课,老师不让带吃的进教室……

饿肚子不好受,辜负美食又有负罪感,说多了都是泪——幸亏后来发现了AnnMarie这个吃东西超快的活宝,我的那份才总算没有浪费掉。每次我和她俩躲在门口吧唧吧唧大口吃的时候,我都超嫉妒她能私吞两人份的零食,她因此更乐得边吃边嘲笑我——此情此景实在好笑,一笑又容易噎着,唉……

俗话说漫长的等待会让相遇更有意义,我本以为吃午饭一定会是我一天最幸福的时刻,可是……

作为新生,大家不免对我颇有好奇,苦于吃午饭几乎是唯一可以放松下来聊聊天的机会,总有非常热情的人来跟我打招呼,我虽然十分开心——但菠萝近来教会我的一个真理就是,快乐好像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好几次我聊得热火朝天之余瞥一眼桌子——那怎么就开始清桌了?我根本没吃几口饭啊!你想饿死我!

所以现在每每有人来打招呼,我就得提醒自己别忘了要抓紧点吃饭,毕竟这个催命的学校一秒都不让我多拿的。

还记得在TVT的时候,每天不知道有多少时间可以跟各种各样的人闲聊,早上走进学校先跟Vicky闲扯个几分钟,自习的时候常常没有作业要做,课间长,只有两栋教学楼,还没有楼梯要爬,Shabbat唱歌跳舞的时候还可以打打鼓,吃午饭的时候更多的是时间跟别人一起吐槽TVT。

我觉得菠萝那条“校内不许用手机”的校规根本可以废除,如果它觉得把我忙成这样我还能有时间看手机的话,那也未免太高看我了。说不想念TVT是假的,但说不喜欢忙成这样却也不是真的——做只热锅上的蚂蚁居然莫名其妙地感觉很好。

我还是有点不适应,有时候电脑课头脑卡机的时候就会想:学校是不是高估我了?是不是跟那些吃不完的零食一样,也给我塞了太多课?

可是这么贪吃的人

好像就算噎着的时候

也还是忍不住想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