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环保垃圾场大管家的华人

0
2002
曾仲弘向记者介绍垃圾掩埋场的情况(侨报记者李帜一摄)

曾仲弘(John Tzeng)年逾六十,提起垃圾掩埋,满眼都是光芒。曾仲弘最为骄傲的就是他所领导的南加州橙县鲍尔曼垃圾掩埋场(Frank R. Bowerman Landfill)全部铺有防水层,防止垃圾水渗透入地下,而全部铺有防水层的掩埋场中,鲍尔曼是橙县唯一一家。

每天来到鲍尔曼垃圾掩埋场倾倒垃圾的卡车(侨报记者李帜一摄)
每天来到鲍尔曼垃圾掩埋场倾倒垃圾的卡车(侨报记者李帜一摄)

管理注重环保的垃圾场并非易事

曾仲弘向记者介绍说,鲍尔曼垃圾掩埋场每天接收垃圾7000多吨,其中来自橙县有5000多吨,还有2000吨来自洛杉矶县。据了解,在选定一个山谷进行垃圾掩埋之前,必须铺上一层隔水层这一规定从1993年开始实施,而鲍尔曼垃圾掩埋场始建于1990年。“虽然建立鲍尔曼的时候铺设隔水层这一法规并没有开始实施,可是我们认为,既然做,就要做得规范,”曾仲弘说,“因此这是为数不多的全部铺有隔水层的垃圾掩埋场。”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曾仲弘作为鲍尔曼垃圾掩埋场的总经理,也是该垃圾场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位华裔总经理,他每天需要忙碌的事情很多。由于每天7000吨的垃圾输入,怎样将垃圾场的异味降到最小,如何设计扩建垃圾掩埋场,甚至如何驱逐每天飞在掩埋上上空想要觅食的鸟类,都是曾仲弘需要考虑的问题。

曾仲弘说,有些附近居民投诉说垃圾场闻到异味,曾仲弘并不多解释,而是直接带居民来到掩埋场,告诉他:如果你在这里都没有闻到强烈的异味,那么你在家中闻到的异味,肯定不是这里飘过去的。

为驱赶鸟儿请来老鹰做保安

垃圾掩埋场负责驱赶觅食小鸟的鹰和驯鹰师(侨报记者李帜一摄)
垃圾掩埋场负责驱赶觅食小鸟的鹰和驯鹰师(侨报记者李帜一摄)

至于天空中盘旋的飞鸟,曾仲弘笑说:“只要有食物,就会有鸟儿来觅食,为了避免鸟儿影响到垃圾处理过程,我们专门请来了老鹰。”在鲍尔曼垃圾掩埋场的驯鹰师站在场地中央,鸟儿们对于鹰的惧怕发自于本能,不需老鹰追赶,只要将鹰从笼子中拿出来,鸟儿们自行退避三舍,全部飞散。

在垃圾掩埋方面,曾仲弘已经工作了23年。目前,鲍尔曼垃圾掩埋场在曾仲弘的领导下井然有序,实现了资源利用的最大化。首先在垃圾场设计方面,要适时排放垃圾水,特别是前段时间南加州地区遭遇几年难得一遇的大雨,如果垃圾场设计不合理,雨水在垃圾中形成水沟,待雨停后则会形成“恶水”。

曾仲弘通过引流垃圾水,将每天2000多加仑的垃圾水引流至一定区域,并与一部分地下水相混合以消除异味,再将这些水重新喷洒在垃圾掩埋场,以便降低尘土。

名校毕业却感叹学历不如经历

曾仲弘在办公室(侨报记者李帜一摄)
曾仲弘在办公室(侨报记者李帜一摄)

此外,垃圾在掩埋18个月后会产生沼气,而鲍尔曼垃圾场的沼气发电厂目前正在建设当中,预计今年3月将会投入使用。新建好的发电厂预计可以为1.4万户居民提供日常用电需要。

曾仲弘说,虽然现在一切都步入了正轨,可是在这条道路上并非一帆风顺。曾仲弘是第一代来自台湾的移民,那个年代台湾要求服兵役,曾仲弘是在服完兵役后来到美国的,进入康奈尔大学研修大地工程硕士学位。毕业后曾仲弘首先从事了四年土木工程工作,每天撰写土壤报告。在80年代末,个人电脑兴起,引发了曾仲弘创业的念头,完全离开了土木行业,改卖个人电脑。

曾仲弘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当初在康奈尔学工程时,根本不可能想到几十年后会来管理一个这个大的垃圾掩埋场,也许当初就着卖电脑的路走下去,也会是不同的风景,”曾仲弘说,“我常常跟小孩讲,从统计学上来讲,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遇到的机遇都差不多,碰到的机会次数也差不多,区别在于机会来到的时候,你是否能够抓住。”

提升垃圾回收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5年是曾仲弘和太太结婚30周年,曾仲弘说,他和太太相识于大学,育有一对儿女,30多年了,并没有怎样庆祝结婚纪念日。曾仲弘的女儿从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毕业后在Google公司工作,儿子目前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念博士。

曾仲弘非常重视孩子的教育问题,在家里,他与太太分工不同,从不同方面培养孩子。曾仲弘说,他培养孩子,和他在单位招聘人才的原理是一样的:一个人最重要的东西往往不是学历,而是一个人的经历。“一个人应对人,处理紧急情况的反应是什么,当遇到困难的时候,是逃避还是面对,这些都至关重要,而我在教育孩子时,更加注重小孩子的经历。”

正在建设中的垃圾掩埋场,白色区域为隔水层(侨报记者李帜一摄)
正在建设中的垃圾掩埋场,白色区域为隔水层(侨报记者李帜一摄)

曾仲弘说,在垃圾掩埋行业工作20多年,最大的感慨就是这个行业越来越规范,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增强,对于掩埋场垃圾掩埋的种类,掩埋场二氧化碳的排放量等问题,在政策法规上都有严格的指示。“首先是电子产品不能进行掩埋,预计州立法将于2020年时决议,食物不能进入掩埋场,”曾仲弘说,“此外,从1990年以来,州政府要求垃圾回收率达到50%,目前已经基本做到,那一步的目标是达到75%,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6-02-01 15:36 来源: 侨报网 作者:李帜一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