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作家黎锦扬拟推新作 聚焦洛杉矶华社

0
2111
华裔作家黎锦扬(C.Y. Lee)(来源:洛杉矶时报)

《洛杉矶时报》(LA Times)29日报道,2002年,一家台湾出版社出版了著名华裔作家黎锦扬(C.Y. Lee)描绘洛杉矶圣盖博谷(San Gabriel Valley)华裔生活的中文短篇幽默小说集《旗袍姑娘》(Manchu Gown Lady)。目前,99岁的黎锦扬正在打造这本书的英文版本,并为之取名《美国梦》(American Dream)。

1957年,黎锦扬因作品《花鼓歌》(Flower Drum Song)在美国迅速蹿红。这是一部讲述在美华裔生活的喜剧小说。故事发生在旧金山的华埠,父亲试图保留中国传统,却与已经“美国化”了的儿子发生了冲 突。《花鼓歌》1958年被改编为歌剧在百老汇上演,后又搬上银幕,成为第一部亚裔题材并由亚裔主演的好莱坞主流电影。

如今,黎锦扬又将向美国读者介绍一个相较之下鲜有人知的“新华埠”,那就是圣盖博谷。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黎锦扬的女儿安吉拉(Angela)正在协助父亲完成这部小说的英文版本。这项工作的完成可能还需要些时日,但黎锦扬很有决心。安吉拉说,父亲除了睡觉,就是埋头写作。

黎锦扬说,这部作品其实代表了华裔的美国梦,所以英文版本也就取了这个名字。而且,这部作品里的华埠,和黎锦扬笔下半个世纪前的“旧华埠”已大不一样。

黎锦扬出生于中国湖南,在北京长大,二战期间来到美国。他是当时耶鲁大学戏剧学院唯一一个亚洲学生。不过,那时的美国刚刚废止排华法案,社会还无法 接受一个华裔剧作家。黎锦扬决定先从写小说入手。此后不久,《花鼓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被《纽约客》杂志和《纽约时报》同时推荐。

有人批评这部作品为刻意展示异国风格以迎合白人读者,但黎锦扬却是有意而为之。“我写这部小说完全是为了给美国读者看,”黎锦扬说。“读者不会去读他们已经了解的东西。”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亚裔身份认同运动在校园兴起。许多学生代表认为黎锦扬的作品是一种“刻板印象”,为了融入社会主流而失去民族文化。更有人认为《花鼓歌》是“白人至上”主义。

对于黎锦扬本人来说,他过着一种“同化主义”的生活。他的妻子是白人,子女不刻意学中文,也不吃中餐或与其他亚裔往来。但一次经历让他对重返华人群体又充满了兴趣。

九十年代早期的一天,黎锦扬随朋友去买华文报纸,他们来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华埠。“突然间,中文标志牌、霓虹灯、亚洲面孔都出现了。”这就是圣盖博谷。

买完报纸后,他们又去了一家夜总会。许多台湾女孩蜂拥而至。他们花费了20美元的陪聊费。这里被称为“小台北”。

在这个黎锦扬从来没听说过的华埠,来自中国大陆、台湾、香港和东南亚的或贫或富的华裔纷纷涌入。有的人在这里待了20年,却从未学过英语。

黎锦扬被深深吸引了。他搬到了这个地方并开始创作。“这里有夜总会,有舞厅,到处都是饭馆;有杂货店,还有许多人的浪漫故事或冲突争斗。”

这次,黎锦扬的写作对象是华人。他用中文写出了这部作品,并刊登在台湾一家报纸上。2001年,这部作品也登上了百老汇舞台。

2008年,黎锦扬患上肺炎,其后搬去与儿女同住。不过,他还在继续讲述着圣盖博谷的故事。他又写出了《东方卡萨瓦诺》、《养猪户逛好莱坞》和《临时工的不寻常工作》等章节。

《洛杉矶时报》的编辑特意选取了三个小故事让读者先睹为快:

《无法改变的丈夫》

玛莎•方是第三代华裔,却对中国文化知之甚少。她的白人丈夫去世后,她嫁给了另一位华裔山姆•陈。而陈比方还要西化,甚至都搞不清自己的姓是Chen还是Cheng。为了使丈夫变得“更中国”一些,方开始对其进行改造,却引发一连串的嬉闹剧。

《找新家》

嫁给谭医生后,张美珍便极力劝说丈夫从蒙特利公园搬到圣马力诺。“作为一名医生,你应该住在圣马力诺以证明你很成功,”美珍说。她找到一个叫贝蒂•李的中介,并极力劝说丈夫随李挑选房屋。3个月后,房子终于买了。但谭医生和美珍提出了离婚,因为他爱上那个中介了。

《吃面容易卖面难》

华生在蒙特利公园市开了一家小面馆,但总有亚洲黑帮过来找他要“保护费”。华生试图说服其他商贩报警,却以失败告终。每次黑帮来要保护费,华生都以面条款待。一次,他设计引诱黑帮成员去他家,并报警将他们逮捕。其他商贩也终于愿意出面作证了。

2016-01-29 21:38 来源: 侨报网  【侨报网编译李怡1月30日报道】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