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用嘴贬值” 让美元弱就真的弱了

0
2547

美元再次成为美联储和川普冲突的核心。

美联储主席耶伦在美联储理事会会议,也是总统川普上任后的首次会议上,宣布维持联邦基金利率不变,且未给出下次加息时机的明确信号。美元指数下挫,再度跌破100关口,最低跌至99.4292。而在1月份,美元指数已经下跌2.6%,为2011年以来最差单月表现。

据澎湃新闻网报道,1月的美元已多次受到打压。美元指数在2017年1月大跌了2.6%,创下了1987年以来最差的1月表现。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当地时间1月17日,华尔街日报刊发了川普表示他想要弱美元的报道后,美元当日随即暴跌1.32%。

1月20日,美国候任财政部长努钦在回答参议员提问时,声援了川普的弱美元政策,当日美元指数跌破100大关。

1月31日,川普的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还向德国、日本和中国的货币汇率开炮,称这三国货币让本币贬值,伤害到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当日美元指数下跌0.85%。

美元指数近一周走势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负责人洪灏认为,市场并没有完全计入贸易战的可能,而川普一直在“扰乱”美联储的工作。

而在一个多月前的美联储会议,还是另一番局面。

2016年12月14日,美元在美联储发布鹰派论调后加速攀升,美元指数突破103关口,创下14年新高。欧元、日元对美元汇率明显下跌,人民币则下跌至8年来新低。其他新兴市场如巴西、南非、墨西哥等货币更是重挫。

新任总统的“大嘴”和重量级行政令显然打乱了美联储的节奏。

早前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接受采访时表示,尽管“川普行情”引领美元一路高歌猛进,但强美元却与川普让制造业重回美国相矛盾,强美元将不利于产品的出口。

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第四季度美国GDP增速为1.9%,远远低于第三季度3.5%的经济增速,且低于2.2%的预期。整个2016年,美国GDP的经济增速为1.6%,为美国自2011年以来最低的经济增速。相较之下,2015年美国全年GDP增速为2.6%。美元的大幅走强打压了美国经济出口,四季度美国出口额下降了4.5%,2016年美国贸易整体收缩了1.7%。

耶伦表示,联邦金利率可能在一段时间内维持在较低的水准,由于通胀仍未达到2%的目标,货币政策仍将保持宽松,以支持就业市场状况进一步改善,并带动通胀回升至2%。

市场普遍将耶伦的此番言论解读为等待川普政府的财政刺激细节。

未见经济计划细节:市场非常紧张

在川普当选后,由于市场对其减税政策和财政刺激政策的预期,“川普行情”一路高歌,美元指数一度冲破103大关,创下14年来新高。

然而目前距川普上任已有12天,其十天新政中却丝毫没有提及这两项计划,而是出台多项行政令废除奥巴马医改、出重拳加强美墨边境和管制针对中东七国签证项目,国内外反对的浪潮也愈演愈烈。

1月30日,白宫新闻秘书Sean Spicer对记者表示,川普团队还在起草旨在改革工作签证制度的行政命令,希望推动企业优先招聘美国人,并表明其后还会有更多的行政指令和综合立法行动用以全面解决移民问题和签证项目。美元应声下跌。

安联首席经济顾问、美国总统全球发展理事会主席Mohamed El-Erian认为现在处于“川普行情”的第三阶段:市场开始紧张不安。川普宣誓就职后,市场根据最新公布的政策风向标,出现了更加剧烈的上涨或下跌。

美银美林最新报告援引EPFR数据显示,川普就任总统后的第一周里,63亿美元资金流出美国股市,为美国对冲基金和指数基金在四个月来最大单周赎回规模,其中欧股吸引2亿美元资金流入,10亿美元资金流入新兴市场;而流入全球债市的资金规模为四个月里最大单周规模,达到86亿美元。

川普说要“弱美元”:就有了弱美元

过去美联储是“用嘴”加息,而随着经济数据向好,眼看美联储逐渐与市场达成一致,局面却再一次反转。由于美国与他国货币政策分化,各国货币摩擦加剧,而这次解决摩擦的方式却也同样“用嘴”。只是到了川普时代,则进入了用嘴贬值的新时期,川普也成为第一个公开评价美元汇率的美国总统。

川普显然毫不在意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强美元传统。就在市场热议美国是否进入第三个强美元周期时,川普却说要“弱美元”,于是就有了弱美元。

过去历任总统默认强美元政策,以期汇率体现美国经济基本面,而特立独行的新总统势将一切繁文缛节抛弃,也要将“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进行到底。2017年如何保持与总统的步调一致,也将成为美联储另一项艰巨的工作。

当前市场最大的风险:美元!

美国大选之后美元迎来一波涨势,其背后的逻辑也成为其他资产价格变动的核心。不过加拿大皇家银行认为,驱动美元上涨的这些因素有减弱的可能,美元反转是当前市场面临的最大风险。

据华尔街见闻报道,加拿大皇家银行跨资产策略师Charlie McElliggott称,市场过去的宏观交易策略完全建立在“美国经济增长以及再通胀”、“政策支持企业发展”以及“动物精神爆发”等基础上,从而让投资者不断进行做多美股、做空新兴市场等交易。他写道:

完全基于“美国经济增长以及再通胀”+“政策支持企业发展”+“动物精神爆发”这一框架建立的宏观交易策略,就等于看多标普500指数、看多Russell指数、在价值型和增长型企业中看多前者、在周期性和防御型股票中看多前者、做空欧洲美元期货、做多离岸人民币、做多铜并做空黄金、做空新兴市场、做空欧元、做空日元,这些交易几乎全部单边依赖于美元走势。

但是如果美元从现在起大幅走弱,McElliggott称这些交易策略都将崩盘。而美元走弱也并不是不可能:

如果当前的债市牛市进一步积聚能量, 继续碾压美国国债空头,那么收益率将会崩溃,从而带动美元一起走低,上述这些交易也将可能遭遇平仓。

McElliggott认为,美国大选之后美元走强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市场注意力聚焦于特朗普提议的“边境税”政策,如果叠加对美国企业的减税政策,比如减到20%,那么从经济理论上看美元将会升值20%。

但是,从现实情况来看,支撑美元走强的这个关键因素,很有可能最终泡汤。

McElliggott表示,美国企业界部分人士认为,“边境税”政策对他们的业务构成很大的风险,尤其是零售行业。并且对于整个经济来说,因为进口变得更贵,也会导致贸易的扭曲。McElliggott写道:

关于这一话题,企业高管正在进行大量讨论,事实上部分处于决策圈内的人称,他们认为完整的“边境税”调整计划日益有可能最终规格缩小成对企业外迁的一种惩罚。

McElliggott表示,尽管这些都还只是设想,但如果这种驱动美元走强因素变弱的可能性被市场接受,那么基于美元走强的那些交易都将面临风险。他称:

如果美元走弱,债券价格以及久期会回升;拥挤的价值型股票将遭平仓,防御型以及增长型企业会被看好;日元以及欧元会大幅上扬;黄金会再被青睐而铜则会被抛弃;和投资级债券相比,高收益债会走弱。

来源:侨报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