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功房里的那些事儿 —— 吴楷文

0
2329

周四晚上,dance studio汇报演出。这不是我第一次舞蹈演出,但是确实是我第一次和一群男生一起跳舞。演出上,亮眼的灯光,我穿着和男生一样的衬衫领带,结束时台下的观众捧场的尖叫,让我享受,也让我莫名有些感动。

我的一个学期的舞蹈课就这么结束了。仔细回忆一下,报名去上放学后的舞蹈课,大概是我这学期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

还记得刚来SLUH的时候我带着雄心壮志,一心想加入到一个真正的“艺术活动”中去。一开始我的选择是音乐剧。当时听说《窈窕淑女》的音乐剧刚选拔出演员不久,我还是给导演Ms. Whitaker发了电邮,希望能在这个音乐剧里跳跳舞打打酱油。当然,结果是失败的。选角过程已经结束,Ms. Whitaker很有礼貌地拒绝了我。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我没有泄气,又盯上了舞蹈课。给Ms. Anzalone发了一封邮件,这次我成功了。步去年Linda的后尘,我成为了舞蹈课上的一名插班生。

第一次去上课的时候,我暗自揣测,这个舞蹈班大概不超过十个人吧。这可是个男校,还是个以运动见长的男校,怎么想也不会有很多会跳舞的男生。可事实证明我错了。这个班不仅有二十多个男生,还不乏佼佼者。Joe算是整个班最有表现力的一个,跳舞的时候整个人似乎都散发着光芒。Alex芭蕾跳的极好,甚至都会做难度极大的Grand Pirouette,走路的时候都时不时摆一个Arabesque. Dominic被大家戏称为“转世版Joe”(虽然他极力否认),也极有表现力,作为一个freshman被寄予了继承Joe的舞蹈精神的厚望。Darren节奏感极好,看他跳舞自己也有一种跟着跳的欲望。Peter下叉能下到底,汇集了Joe的表现力和Alex的技巧。跟这群优秀的同学们一起上课,自然也十分美好。

Crew Dance是同学们上学期的一个合作项目,每一个五到六人的小组要合作自己编一段舞。本来我错过了这个活动,但因为一个同学的退出,我也加入了其中一个小组中。原先的一个动作是侧滚翻,组长Edward和Mitchell陪我练了好久,但我仍然做不出来。Edward费了心思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动作,可我完全是“朽木不可雕也”。我很过意不去,但Edward还是执着地设计了最后一个动作——大跳。这个我还是能够胜任,于是拿着它就“赶鸭子上架”了。[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第一次排练时,我紧张地完全忘了跑位,于是在剩下五人之间乱窜,自己都忍不住一边跳一边笑。同学们对我这个“捣乱学生”居然十分宽容,结束之后Peter甚至都跑过来和我击掌。在这里,没有跳得“好”或者“差”的差别,只有“有没有跳”的区分。每一个付出过努力的人,都是值得喝彩的。

练功房里,课间休息理论上来说是复习上学期学过的课程的时间,但大家随便比划完一遍动作之后都开始不务正业。Brian拉起我玩起了自拍,发明了各种奇怪的表情和动作。Nathan偷偷拿iPad看视频,Sam作“哨兵”确保Ms. Anzalone不发现。我和Dominic有时也偷偷看Dance II的同学们排练,悄悄跟他们打招呼,然后趁老师还没发现我们的时候赶紧缩回门后。我总觉得,Ms. Anzalone其实早就发现了我们的一系列“行径”,只是没有指出罢了。

最让我感动的,是练功房里同学们互相之间的支持,让人有一种“我属于这里”的感觉。冬天我咳嗽的时候总有关切的话语和拥抱。学完新套路之后所有人的击掌。我第一次跳Crew Dance,虽然忘了动作还笑场了,同学们和Ms. Anzalone依然和我击掌。排练时台下的同学们模仿台上同学的动作,还咧开笑容逗台上的人笑。带妆彩排的最后所有同学大喊我的名字。演出前后台同学们之间鼓励的“加油仪式”。还有一成不变的,对“舞蹈积极分子”们的调侃和模仿。每一件小事,都伴随着练功房里的汗水和笑声。

知道舞蹈课结束后我的心里还有些伤感。但不管怎么说,练功房里的友谊和回忆,我会好好珍藏。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