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药价昂贵 川普要砍!

0
8797

美国总统川普说,美国药价已是“天文数字”,必须采取措施降低药价。

美国药价奇高 川普敦促药企降价

据报道,川普近日会见了一些最大的制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希望制药行业提高美国产量,降低药价。川普表示一定将加快新药审批速度。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川普会见的人员包括制药行业协会(PhRMA)执行长厄波(Stephen Ubl)、默克(Merck & Co.)、伊莱莉莉(Eli Lilly & Co.)、安进(Amgen Inc.)、强生(Johnson & Johnson)和诺华(Novartis)公司主管等。

川普以常见药物阿司匹林举例,“美国人在药店中自行购买阿司匹林十分便宜”。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人购买许多药物的开销都很大。但阿司匹林是一个罕见的例子,比其他大多数国家的价格都要低。政府福利项目,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和医疗补助(Medicaid)等大项目只是在罕见情况下才购买阿司匹林处方药。联邦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在2015年的药费高开支名单上都没有提到阿司匹林。

川普的意见很明确,比起保险公司或者政府保险项目,消费者可以在药店花更少的钱买到药物。他希望制药行业能够在美国提高产量,降低药价。

Rx Savings Solutions创办人及执行长麦克·李(Michael Rea)说,川普有一点是对的,即消费者自费购买的某些药品的价格会低于其私人保险公司或政府保险项目所列的药价。

在会晤之后的记者会上,川普谈到降低药价、加快药品审批和新税收结构促进美国制造业发展。川普此前谈到允许联邦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竞价”来降低药品价格。

尽管医疗补助购买药品有“最好价格”条款,但那一规则并不适用于所有政府项目。

哈佛大学医学院副教授凯赛海姆(Aaron Kesselheim)说,政府支付的某些药品价格可能远远高于私人保险公司,但由于相关信息不公开,确切情况很难知道。

尽管如此,阿司匹林却很难说明问题。凯赛海姆说,有的药物一年开支数十万美元。

麦克·李说,消费者自己购买他汀降胆固醇药和降血压药,其价格往往低于通过保险公司的价格。这种低效率很能说明美国药品价格的复杂性。但美国消费者很难了解该种复杂性,因为他们缺乏必要的信息。

PhRMA在会后声明中表示,如果那些政策得以执行,则未来10年将最多创造35万个新就业岗位。诺华制药和强生高管没有立即回复进一步置评请求。

为什么美国原研药比仿制药贵很多?

虽然价格更低的仿制药已经上市,但美国医生每年依然在价格昂贵的原研药上浪费数亿美元。

据报道,2016年前六个月,辉瑞、葛兰素史克和礼来制药等大型药企通过出售降胆固醇他汀类药物立普妥、抗癫痫药拉莫三嗪以及抗抑郁药Prozac等专利已经到期的原研药获得超过10亿美元销售额。

美国是全球最大也是最赚钱的医疗市场。被批为医药行业“害群之马”的Martin Shkreli将一款艾滋病药物提价50倍引发众怒,受此影响,美国药品价格问题已经成为总统川普关注的核心话题。

面对药价高昂的指责,大型药企反驳称享受市场独占权的时间有限,之后将有大量价格低廉的仿制药涌向市场。然而,事实上,这些老旧的药物依然在为许多药企贡献巨额的收入。

今年上半年,辉瑞老旧药物在美国市场上实现了逾20亿美元销售额,其中大部分是专利已经到期的原研药。一般情况下,原研药的价格显着高于仿制药。

礼来制药旗下1987年上市的Prozac售价为11.39美元/片,而仿制药的价格只有3美分/片。辉瑞立普妥价格为10.59美元/片,而仿制药价格只有13美分/片。Prozac的一款仿制药氟西汀已经于2001年在美国上市,而立普妥的仿制药阿托伐他汀已经上市五年。

在美国医生可以通过在处方上写明“按缩写内容配药”来要求患者被给予原研药。部分美国医生称,如果已经给患者选定一款药物,特别是患者正遭受精神疾病或威胁生命的疾病时,那么他们并不愿意给患者换处方药。

同样因为大幅提价而引起公众愤怒的加拿大药企Valeant今年上半年通过抗抑郁药Wellbutrin实现了1.51亿美元销售额,该药物售价36美元/片,而其仿制药的价格只有46美分/片。

辉瑞表示,有一些患者优先选用原研药而非仿制药,这些患者应当有权获得其想要的药物。该公司称:“如今99%的处方中开的立普妥都是仿制药。”

药费高负担不起 华人移民幸有家乡药救急

尽管新上任的总统川普曾在去年12月公开表示一旦上任就要降低药价,但美国药价在2017年的增长势头并未减缓。面对不断上涨的药价,华人移民只能想尽办法找寻便宜的药品。

川普曾在去年12月于访谈中称自己非常不满意目前药价的状况,因此势必要降低其价格。不过,据西格尔咨询公司(Segal Consulting)的数据预测,2017年面对65岁以下成人的处方药价格将上涨11.6%,而长者药价上涨幅度则为9.9%,与此同时2017年的薪资增长仅有2.5%。这使得民众常常感到怕生病,怕买药。

在洛杉矶一社区学院读书的萧同学最近因天气变化而轻微感冒,鼻子不通气很不舒服。然而,他将医师开出的处方药拿到药店一问,居然要价为上百美元。生怕得了大病的萧同学赶忙询问医师,得到的回答是他只得了常见病症,而药也可以用非常便宜的非处方药替代,但是非处方药必须自己付全款。

比起常见病症可较为容易买到非处方药,温女士则遇到不一样的状况。她因对饮料中的咖啡因轻微过敏,因此经常被牙疼困扰,看了多次医师也花了不少钱,但是问题依然解决不了。温女士无意中将自己的经历告诉国内的朋友,正好返美的朋友为她带来价值几元人民币的牙痛消炎药,一下解决了她的烦恼。温女士告诉记者,自此之后她经常留意从中国国内带少量自用药,她认为这样既能有效的解决一些小病症,又可以省下不少钱。

除了高昂的药价,不少民众也因自身状况的变化而不得不面对药价的上涨。洛杉矶保险经纪张念庭告诉记者一个例子,一位有5年肺癌病史的长者原本加入的是加州全保,而他每月需要付300美元药费,这对这位长者来说尚可以负担。不过,最近这位长者因为进入65岁而开始用红蓝卡,又因有重症之故,他选择的买药计划每月要交保费70美元,这等于买相同的针药,须付比原价高出33%的价格。这使得他一下子就负担变重,吃不消。

不过,张念庭也建议面对高药价,病人可以和开药的医生商量。医生知道用何药、哪些是贵药、药厂有何扣价券和折扣计划,或参加新药的观察计划,医生须上报给药厂病人的用药反应,这样药费就会降低。

美国处方药成本走高 医保支出不断上涨

一项新出炉的研究显示,2015年美国私人医疗保险支出较前一年增长近5%,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处方药价格的上涨。

据报道,据非营利医疗成本研究所 (the nonprofit Health Care Cost Institute)统计,美国医疗保险支出较前一年增长4.6%,而导致上涨的主要因素是处方药的成本越来越高。

该研究所执行董事纽曼(David Newman)表示,通过对来自全美最大四家健保公司的数据分析,他们能够详细观察到医疗保健的使用情况,以及随着时间推移产生的价格变化,并能够掌握导致成本变化的因素。

而通过多年的观察,他们发现,不断上涨的医疗价格正在导致健保支出持续上涨。

该机构分析了来自全美四大健保公司的近4000万美国人的保险索赔信息,索赔金额高达37亿美元,而投保人来自全美18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

调查报告发现,2014年健保支出较前一年仅上涨了2.6,而2013年也仅上涨了3%,但在2015年,处方药价格、住院费和门诊治疗费都飙升了3.5%至9%。

研究人员称,处方药价格是医疗保健费用中增长最快的。2015年,名牌处方药支出比前一年上升了11%,而仿制药支出也增加了约3%。

该报告指出,包括丙型肝炎和艾滋病病毒药物等抗感染药物价格从2012至2015年上涨超过了一倍多。此外,化疗和其他保健医生推荐的药物支出,也较前一年上涨12.5%。

该报还公布了一些其他的统计结果:

年龄低于65岁美国人的雇主赞助保险费为每人平均5141美元。

全自付、共付和联合保险的自付费用同比增长3%,每人平均813美元。

45岁以上投保人自付支出每人平均超过1000美元。其中女性支出更高,花费比男性高236美元。

来源:侨报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