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破政治冷漠
让亚裔美国人参与投票?

0
2236

美国政治季刊《美国瞭望》(The American Prospect)26日刊登了名为《亚裔美国人会投票吗?》(Will Asian Americans Vote?)的文章。文章开头指出,近来亚裔美国人的选票“炙手可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5月,一项研究表示,66%的亚裔美国人与太平洋岛民(Asian Americans and Pacific Islanders,简称AAPI)支持民主党,这一说法得到了媒体与总统候选人的关注。但是,尽管亚裔美国人已成为美国人数增长最快的少数族裔,但这一群体的投票率却是出了名的低。

不论是在美国大选还是在本地的投票中,亚裔美国人大都遭到忽视,这并不奇怪。2012年的美国大选中,亚裔的投票率只有48%,而在2012年的各项选举中,37%的亚裔选民表示,他们因为“太忙”而没时间投票,这导致了亚裔美国人在关键选举群体中的排名很靠后。并且,两大主要党派很少能够触及到这一群体:今年五月的一项调查显示,接受调研的亚裔美国人中,有62%未参与过民主党竞选投票,未参与共和党竞选投票的人占73%。但是,随着亚裔人数不断攀升,以及这一族群针对民主党候选人发起的活动在各项调查中逐渐凸显,亚裔美国人在本届大选上中的实力不可小觑。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那么,是什么阻止了亚裔美国人参与投票?传统的文化观念使得该群体不愿参与到政治当中,也不愿彰显自我,而这些表现也反过来阻碍了他们对于传统的挑战。

对于AAPI投票组织(Pacific Islander American Vote)通信与发展助理,奥尔顿•王(Alton Wang)来说,这个问题的产生远不止是因为候选人和他们的政策让亚裔不感兴趣。有74%的亚裔美国人出生在国外,这导致能够熟练使用英语的亚裔只占35%。因此,语言成为了阻碍AAPI群体投票的显著原因。尽管投票权运动(Voting Rights Act)负责对投票材料进行翻译,但在许多投票中心却都不提供此类材料,并且在少数投票中心,还会出现扣留已翻译的选票的情况。

“如果司法机关没能将这些选票正确翻译,那么将对接纳亚裔以及理解美国文化下的AAPI造成许多挑战与阻碍,”王说道。

还有,亚裔美国人并不是根本不关注今年的大选。事实上,51%的人表示,他们对于今年大选的关注更加密切(2014年这一数字仅为28%)。并且,他们对于许多问题都有明确的偏好,如枪支管控、移民以及环境问题。但是,选举中的技术问题给亚裔选民带来了一些难题。王表示:“当你给亚裔美国人一张英文的选票,他们或许根本不能够理解那些有关选举的术语与表达。”

让这个问题难上加难的是,AAPI中有十几种不同的人种,这使得语言、资源、社区基础设施、文化以及民族交往这些方面的问题在各个少数族裔中的表现参差不齐。

但有一个东西是他们共有的。“每个来到美国的人都有一个理由”王说,“这含蓄地表明了美国可以给予人们的东西,其中包括民主与代表性。”然而,这种想要行使美国赋予给他们的新权利的欲望,又会被选举过程中产生的困扰以及羞于问问题的焦虑所抵消。

王表示,在亚裔文化中,提问是一件让人羞愧的事,这使得搞清楚选举过程变得更加困难。 “对于如何让亚裔对这一过程有一个基本的理解,我们应该伸出援手,主动提供帮助,确保亚裔能够为投票做好准备。”

要想增加亚裔美国人的参与率,仅仅提供翻译材料是不够的。还需要帮助他们在政治与文化方面找到话语权,以及得到已有政治机构的认可。

前亚洲国际委员会(International Asian Council)主席、第一代非裔美国人伊莎贝拉•索(Isabella So)表示,现在亚裔美国人正处于一个向公众解释他们双重身份的阶段,包括亚裔成为美国的一份子代表着什么,来源是什么。因为人们经常会将亚裔美国人看作是亚洲人、外国人,是秉行着模范少数族裔神话的族群。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而“模范少数族裔”就是说,亚裔美国人经常被看作在学业方面表现出众,犯罪率低,比起其他族群更不爱惹麻烦。而现实中,这些因素在AAPI族群中不同的种族之间差异巨大。而这种认为亚裔都如此“优异”的刻板印象不仅会伤害那些不能达到这种预期的人,还会通过缩小亚裔群体在美国社会所面临的政治与社会问题,给出一个社会经济稳定的错觉。

如今,对于亚裔群体认识的缺乏使得他们很难参与到政治事务当中来。一些政治人物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设有专门的平台,用于解决AAPI问题,并且在今年一月发起了一个目标选民的项目。共和党也建立了一个共和党领导人计划(Republican Leadership Initiative),以招募年轻的亚裔美国人。

尽管,把问题归咎于政客与政策没能与AAPI群体进行互动没什么不妥,低投票率还源自于一些移民无法将他们的传统价值与政治事务融合在一起。

一些亚裔族群,比如台湾移民,是在《戒严令》的环境下长大的,他们要做的就是保持低调,做好本职工作。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亚裔美国人不爱参与投票。这种观念也传给了下一代年轻的亚裔,尽管他们在高等教育中表现优异。

王表示:“我们所了解到的是,不投票的不只有第二代AAPI,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人都不参与投票,这是一种多米诺现象。所以现在要做的,是要让人们参与到投票当中来。我们的研究显示,如果一个人连着参与了三场投票,那么以后他就会成为一个终身的投票人。”

亚裔美国群体认为,政府的所作所为没办法对他们产生积极的影响。而因为不参与投票,他们使得这种理解变成了现实。“政客在民意测验中看不到我们,”索说道,“所以他们便以为,我们并没有什么亟待解决的问题。”

对于王和APIAVote组织来说,获得选票并不只是完成一个政治议程。“尽管我们的工作就是算一算有多少可以注册的村民,多少人投了票,以及获取一些数据,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个过程是在不断抹去不愿参与到政治事务中的羞耻心,同时也是在培养下一代的领导人。”

准备工作已逐渐就绪。国会中现有14名领导人来自于AAPI群体。亚裔美国人不仅能够通过选票证明这一群体的潜在力量,还成为了国会中一个特别的群体。然而要想握稳在美国政治中的发言权,还需要年轻一代亚裔美国人打破政治冷漠,开辟参与政治事务的新风向。

来源:侨报网

留下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