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修理中国”对华人的负面影响

0
149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时间”,美中关系也成照例成为热点话题。如同历次大选一样,这一次,候选人也争相攻击中国。尽管“敲打中国”(China bashing)是一个司空见惯的选举现象,我们还是要警惕这一现象对美中关系,特别是对在美华人的负面影响。

n3

在9月26日晚第一次大选辩论上,希拉里和川普一共提了12次中国。基本上是负面的因素,如中国在就业、安全等对美国的威胁,等等。在就业议题上,川普将美国工作机会流失怪罪在“外国势力”:“看看中国通过制造我们的产品对美国做了些什么,他们让我们的货币贬值,而我们的政府里却没人反抗,我们要好好反抗。” 在网络议题上,两人都暗示中国、俄罗斯斯是幕后指使。

[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

10月5日举行的副总统候选人辩论,彭斯和凯恩也提到中国10次,议题涵盖南海、亚太局势、朝核问题等,中国在这些议题中“躺枪”。如彭斯表示,在奥巴马的任期里,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中国在南海新建岛礁,包括朝鲜在内的这些国家无视美国的力量。“ 如果川普当上总统,我们就不会有这种景象”。作为希拉里的副手,凯恩倒是更多地维护曾经是美国外交政策执行者的希拉里的立场。如在朝鲜问题上,凯恩表示,将与中国合作解决问题,“希拉里很清楚这一点”。

然而,透过候选人的唇枪舌战,我们也看出,在这次大选中,中国议题的温度其实并不高。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事务学院教授罗伯特·萨特(Robert Sutter)就对《侨报》记者表示,美国对华政策不是美国安全政策关切的主要对象。川普似乎常常提到对中国的负面评价,其实是在责备美国联邦政府而非中国;责备他们和中国签订贸易协定时吃了亏、保护本国利益不力等。希拉里甚少提到中国,正是因为中国并非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主要威胁。民调的结果也同样说明了这一点:美国大部分民众认为在“对美国安全产生威胁”方面,中国甚至排在“气候变化”“传染病”等议题的后面。其背后的逻辑是,本次大选,美国国内议题占据了压倒性的分量。而美中关系,往往是作为美国国内问题的因果关系因素而被提出的。[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这也就是说,美中关系貌似紧张,尤其是最近在南海议题上,两国政府你来我往,甚至到了一再出动航空母舰编队的地步,外界看来是冲突箭在弦上。其实这只是美中复杂多样的关系中的一个环节。 事实上美中两国经济合作密切、民众交流频繁。总体关系其实不错,首脑关系也不错。9月3日,美中元首在G20杭州峰会期间举行会晤,并发表了35条“成果清单”,其中第一条就指出,双方同意按照两国元首达成的共识,继续努力构建美中新型大国关系,深化在双边、地区、全球层面的协调与合作,同时以建设性方式管控分歧和敏感问题。

而且,历史经验也证明,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候选人在选举时,为了选票,会拿中国说事。但在执政以后,就会从美国的国家利益出发,务实地调整对华政策,美中关系就会开低走高。相信本次大选,不论是川普,还是希拉里当选,都是如此。正如萨特提到的,许多人担心希拉里当选后会对华强硬。而希拉里在担任美国国务卿时,也是从美国利益出发制定对华政策,并没有一直对中国显示强硬的态度。

但是,大选中,政客们高调“敲打中国”,却在客观上起到了毒化两国关系空气的作用,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了民众的思维和看法。洛杉矶县人际关系委员会联合洛县警局、洛市警局以及联邦执法机关,于9月29日发布了最新的《2015年仇恨犯罪统计报告》。报告显示,洛县地区仇恨犯罪在连续7年呈下降趋势后,于2015年上涨了24%。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上涨了3倍,其中针对华裔的犯罪上涨了近4倍。亚美公益促进中心认为,这不是一个意外,政治言论直接影响了仇恨犯罪。总统竞选中,候选人表现出对中国的攻击与敌意,“这也就給了一些对美国经济不满、失业的民众一个发泄目标,也为在美华裔甚至整个亚裔群体造成威胁”。

这种现象并非危言耸听。当年,日本被作为美国经济衰退、汽车业危机的替罪羊。华裔陈果仁(Vincent Chin)被认作为日本人而惨遭无辜杀害。以史为鉴,我们不希望有新的陈果仁出现。因此,政客们应更多地从美国国家利益和民众利益的角度,思考和处理美中关系,多种树,少栽刺,也为华人在此的生存和发展,营造更为良性的环境。[vc_row][vc_column]

[/vc_column][/vc_row]2016-10-06 00:21 来源: 侨报网  【侨报10月6日社论】

留下一个答复